发布时间:2015-05-25 作者:刘芳 魏欣妍 分享到:一键分享0

  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于是把我化做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阳光下慎重的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当你走进,请你细听,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而当你终于无视的走过,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朋友啊,那不是花瓣,那是我凋零的心。

                                                                  ——题记

     

  我是一棵开花的树,正如席慕容笔下的诗词,我在前世遇见了他,我与他虽只是一次擦肩,但我却再也无法忘记他的身影,他的眼眸,他的温柔。相遇的一瞬间我仿佛忘记了周边的一切,眼中也只剩下他一人,他英气的剑眉,他温柔的双眸。我看着他好像从他身上看到了我的整个世界,他也注意到了我,回我以淡淡一笑,刹那间,整个世界都失了颜色,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感情,我只知道从此以后我懂得了什么叫做思慕,是的,我很想念他,想念着我们相遇的那一刻,即使我知道缘分不能强求,但我却也开始极度的相见他一面,我每天都饱受着这般的相思之苦,可是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我还是不愿放弃那份执念,含泪而终。记得曾经有人问过我:这般执着是否真的值得?而我却不知如何回答,我想我不会后悔遇到他,哪怕为了他耗尽我一世芳华。

       

  我死后由于执念过深无法步入轮回,我的灵魂在三界之外四处游荡,无处安身,多年后我无意飘荡到了佛前,佛说我命有此劫,放下执念便可重新来过。我无奈的笑了,放下执念便可重新来过,可是我真的放得下么?若放得下,我当初也不会执拗苦等;若放得下,我当初也不会思念成疾;若放得下,我如今也不会漂泊在这三界之外,孤苦无依。既已成定局,那还改的了吗?给出去的心还拿的回来吗?我想我是回不了头了。于是我跪在佛前,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如此一跪便是五百年,我的心意仍未变动,也许佛亦被我触动,终于给了我一次还愿的机会。

       

  佛于是把我化做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经过多年的风吹雨打,日晒霜降,我的身躯变得高大强健,我的枝叶伸展的更为广阔。春天到了,我身上的花朵都急切的争相绽放,就像我等待的心在此刻急切的跳动着,轻风拂过我的枝叶发出沙沙的声音,那是我内心的呼唤,我已到了最美的时刻,而你也快要来到我的身旁,我竟开始变得手足无措,他还记得我?他会认出我吗?他会喜欢我吗?我又不由自主的看向远方,随时都会去寻觅他的身影,那个让我牵挂了五百年的身影。终于,在一个清爽的早晨我盼到了那个我等候已久的身影,他的长发已被一头干练的短发代替,却更显出阳刚之美,穿着十分干净白色的衬衫,服饰虽变,但他的样貌却丝毫没变,他的眉,他的眸,他的唇,这就是他!那个让我苦苦等候的人啊!我已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我甚至感觉自己已经找不到自己的呼吸,我用有点微微颤抖的纸条轻轻晃动着枝上的花朵,我想用这样的方式迎接他,告诉他我的心意。我看到他走近了,我欣喜若狂,可是当我看到他冷漠的眼神,一直没有停驻的脚步我似乎听不到我的心跳声,我的花朵在他的身后凋零,飘落在地上,而我的枝叶也开始泛黄,再无生机。

       

  我是一棵开花的树,正如席慕容笔下的诗词,我用了五百年换今生与他的再次邂逅,可我满怀期待的心却在他无视的走过后彻底凋零,化做那花瓣,躺在冰冷的土地上。

                                  

                                                           编辑 魏欣妍

0
上一篇:小确幸
下一篇:在心灵栖息的地方
热点推荐more
热点图片more
专题报道more
关注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