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7-04-24 作者:周子渝 分享到:一键分享0

树在,山在,大地在。岁月在,你在,我在。你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我要,我要在水一样的时光里,细数那叫思念的羊。
  
  就那么平凡的夜空,躺在床上,思绪万千的翻动身躯,不觉在黑夜里伸出手来,慢慢挪动,却发现全是思念的痕迹。
  
  往常,我们全家都会去外公的旧屋里过年。或许是在宽广的现代化房屋里,我们的情感也变得像水泥一样冰冷麻木,只有回到外公的旧屋里,在柴火的滋滋声响里,在满屋弥漫的腊味里才能感受到家的幸福与浓浓的年味。外公常常带着和蔼的笑容,嘴角微微上扬,细细的皱纹聚在那里,却让我们从一纹一路中体味到了那温暖,那思念的温暖。我多想伸出手来轻轻地触摸它,可惜,它已经化作烟消云散。
  
  外公用他那布满皱纹的手,抚上我冰凉的手,拉着我坐在柴火堆旁。他向我指着窗外问我:“你看见窗外的腊梅花了吗,想不想自己去种一棵呀。”我茫然地点了点头,看向外公的瞳孔,他不说话只是默默地望向窗外的梅花,我却在那眼眸里看见了不舍与留念。还没来得及等我多思考,外公早已起身拿好铲子和种子,牵起我的小手,一点一点地把土挖好,然后慢慢蹲下,那颗种子就那么落入土壤中。
  
  风睡了,鸟睡了,连夜都睡了。我守在两张小床间,静静凝视着外公的面容,细数那叫做思念的羊。
  
  外公来长沙看病。因为怕影响我的学习,家人一直未告知我外公得的是什么病,病情有多严重,只是在他们担忧的面容中看出了一点不对劲。一次放学回家,我趴在外公的床上问:“外公,你说今年过年我们会不会看到你种的那株梅花开啊?”外公不回答,只微笑着抚摸我的手,然后就偏过头去不说话。可是,我分明感受到有一滴滴冰凉的泪水落在我的手上。过了许久,外公才哽咽着对我说:“乖孙女,以后你在长沙读书,要是想起外公了呢,就看看那腊梅花,只要一看到梅花,你就可以想起外公了。”后来我在期末考试,母亲很奇怪地打来电话问我想不想回家乡,我当时忙着考试,也没有在意母亲原来是话里有话,我索性的回答:“想啊!不过现在是期末考试,等考完就回去”。考试刚结束,母亲便用她哽咽的声音告诉我,告诉我外公已经走了,要我赶快去见他最后一面。
  
  在殡仪馆见过外公以后,我早已哭得无力起身,但我突然想起了外公对我说过的那些话,是啊,看到梅花就会想起外公,想起外公对我的好,想起那年外公站在我身边,摸着我秀丽的长发语重心长地劝导我要好好学习,回报父母的爱啊。
  
  我终于回到外公的家,看到那腊梅花开得正好,我在远方,不能时时关注它的成长,但至少我知道,那颗种子曾遇见了一片土地,在一个过客的心之峡谷蔚然成荫。
  
  我知道,在天的那边,梅花开得正好,那生命的力量和坚强,在支撑着它慢慢开放。为何不嗅一嗅,摸一摸?那来自梅香的思念。嗯,外公,我不悲伤,因为我看见那梅花,就像又看见了你。慢慢的,我看见天空浮起了一头羊,那只叫做思念的羊。
  
  花开了,花谢了,冬天去了,春天总会来临。我在岁月的长夜里,细数那叫做思念的羊。

 

                                                     编辑 张恬


 

 

热点推荐more
热点图片more
专题报道more
关注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