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7-05-17 作者:粟扬帆 分享到:一键分享0

“就像叶子从痛苦的蜷缩中要用力舒展一样,人也要不假思索的从蒙昧中挣脱,这才是活着。”一生很长又很短,许多人活得就像井底之蛙,所能接触到的范围极小却自满于此;有人也像夏虫,不可语冰;却还有一些人如王小波所说的虽身处泥沼,却夜夜仰望星空。

 

在这个“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时代下,大家都本着利己主义的原则,不关心不在意任何与自己利益毫不挂钩的事件,人物,更不愿意想方设法地从蒙昧中挣脱出来,那对于他们来说,太痛苦了。但还好,还有这么一些人,他们愿意带着人文情怀,探寻事实真相,尽管他们的眼睛沾染了世俗的尘埃,却无法遮挡住眼睛里那道光芒。

 

在《看见》这本书中,我不仅窥得一二,也看见了她眼里的那道光,从无到有。

 

初读《看见》,我看到的是一个鲜明的记者蜕变史,从当初高傲、幼稚、懵懂一步步变得成熟、睿智、理性;从把新闻记者当成职业,赚钱工具到有欲望的去求索真相,有着强烈的职业操守和人文情怀;从差点领导都扶不起到自己能够熟练把握一切,独挡一面,这些都是了不起的成长。在其历程中,她也迷茫、挣扎、一度想要放弃,她正像一棵大树,树大招风,树大也挡风,成长虽有烦恼,但更显其力量。所以但愿你看到这世间的深渊并不害怕,听到惊雷也依旧往前走,不怕的人,前面总会有路。

 

再读《看见》,我感悟到的是新闻人的价值导向与操守。书里说:“新闻就是你选择呈现什么内容来给读者看”。其中有一个例子让人印象深刻,新闻报道里大肆赞扬一位教师的品行,他照顾残障学生、把自己的床让给他们睡、给他们订本子、批作业……描述的十分感人,然而最重要的一点:他这么做都是收费的而且价格不菲,却没有被报道出来。问及原因,媒体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说:我们要宣传正能量,弘扬正确的价值导向。似乎他们真的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可仔细想想,我们读者需要的究竟是什么?我们需要的是事件的真实性,评判是我们自己的选择。所以无论是作为一个媒体人还是普通大众,不论在风雨如晦中呛声大喊有多难,不论在苦难的日子里放声高歌有多难,不论在纷繁的世界里维系清醒有多么难,但请你相信真实自有万钧之力。

 

重温《看见》,我竟觉得有一丝悲哀。在柴静这本书所记录的事件中,周正龙为了那一已私利可以自导自演一场几乎骗了所有人的骗局,我在他身上看到了物欲诱惑之下人性的劣根性;药家鑫事件中我看到了家庭关系对一个人的巨大影响,甚至可以大到因害怕而刺杀他人,可能很多人会觉得他罪有应得就该被判处死刑,但我们有没有去深度思考是什么造成了他的悲剧?否则,他的死并没有任何价值。面对同性恋者,我们第一反应总是“这人有病,好恶心啊”,甚至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口诛笔伐,这批人更是可悲;面对网上曝光还未证实的事件时,总有人第一个站出来评头论足并以自己的三观来驱使大众舆论的导向,使得大众往往不明真相,这正是社会的悲剧所在。自媒体时代的出现本是为了让大众能够发声,却不是真的能够随意无法律意识的发言。他们作为个体的声音往往被忽视,于是需要一个引爆点来表达发声的欲望。我不会为他们那些愚蠢的行为而辩护,但却是对那些慷慨激昂的年轻人抱有同情。他们自以为抓住了一个超越现实的机会,却不知道还是逃不脱边缘人的命运。

 

林清玄曾说:“我一直认为不管时代如何改变,在时代里总会有一些卓然的人,就好像山林无论如何变化,在山林里总会有一些清越的鸟声一样。同样的,人人都会在时间里变化,最常见的变化是从充满诗情画意逍遥的心灵,变成平凡庸俗而无可奈何,从对人情时序的敏感成为对一切事物无感。”这正是这些人的悲剧所在。不仅如此,他们眼里无光,还想呼喊着让大家一起消散眼里的光。

 

“一个国家由一个个具体的人构成,它由这些人创造并且决定,只有一个国家能够拥有那些寻求真理的人,能够独立思考的人,能够不计利害为这片土地付出的人,能够捍卫自己宪法权利的人,能够知道世界并不完美但仍然不言乏力不言放弃的人。”在我心中,柴静做到了。

 

她有执念,她的关注点就是人本身,她眼里充满了很多别人没有的东西,她愿意花费百万去拍一部很有可能被封杀的片子。我被她的行为所吸引,更为她眼里的那道光所着迷。

 

但单有一个柴静还不够,我们需要每一个人从蒙昧中挣脱出来,需要一双双带着光亮的眼睛来看见光明。

 

 

                                                      编辑 杨其卿

 

热点推荐more
热点图片more
专题报道more
关注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