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1-11-28 作者:冀学锋 分享到:一键分享0

  稿件来源 中国青年报

    “怎么想到要做水下机器人?”“你们在那个麻风村调研了多久?”……在展位密集得如同电脑城摊位一般的第十届“挑战杯”竞赛决赛作品展厅内,参展的学生们相互对对方的作品充满好奇。
  
  南开大学的这个展厅内,集中着这两年来中国大学生所能创造出来的最匠心独运的科技发明,以及最有深度和价值的充满实证精神的人文社科类调研报告。
  
  “眼高手低”——这似乎是中国大学生的通病。但至少在这个展厅内,没人能发现这一点。
  
  “挑战杯”等各种类型的课外学术科技竞赛及调研是否真的能带领大学生走出“眼高手低”?就此,记者采访了湖南师范大学、大连理工大学及天津工业大学三所高校主管学生工作的校领导。
  
  读死书难成大器
  
  “大连理工大学是全国高校中较早倡导并开展创新教育的学校之一,2007年,更是在原大学生创新院的基础上组建了创新实验学院”。大连理工大学副校长卢中昌说,创新试验学院今年招了129人,有一整套完善的制度来促进他们的创新能力和动手能力。
  
  “我们保证每个学生都能获得高水平的指导教师的指导。”卢中昌说,为此,学校建立了指导教师聘任、工作量认定、工作绩效、指导教师的评价及奖励机制。
  
  但光有教师不行,国内学生由于学术交流机会少,眼界不宽,“坐井观天”式的学术氛围导致的“眼高手低”现象也不少见。卢中昌说,为了防止这一现象,学校还着力加大经费投入,同时还设立了专项基金,以支持学生参与国际交流。
  
  卢中昌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学院的学生探讨学术的积极性和动手实验的能力非常强。
  
  “对于以工科为主的学校而言,对学生动手能力的培养特别重要。”天津工业大学党委副书记李克敏说,为了加强学生的动手能力,天津工大将“挑战杯”视为重要平台,从2001年以来,每年拨出20万元的专款支持这项赛事,并且收获了丰硕的成果。参赛的学生也越来越多,“带动得教师的积极性也高涨起来”。
  
  作为一所以人文社会科学见长的高校,湖南师范大学分外重视大学生的社会调研活动。该校副校长冀学锋说,每年假期,他们都会硬性规定所有学生都必须深入社会,深入基层,到农村去,到工厂去,到西部去。“每年暑假,全校2.6万多名本科生要去社会上搞社会调查,这是何等的规模”。
  
  冀学锋认为:“学生光读死书不行,应该深入实践,提高处理问题的智慧、思想和能力,这样才能成大器。”
  
  要创新多动手
  
  作为天津市市属高校,天津工业大学参加多届天津市和全国的“挑战杯”竞赛都很有斩获。今年,该校又有两项作品进入了全国竞赛决赛。
  
  为了进一步提高学生实践能力,天津工大早在2003年就为在校生开设了“创业专题实训”等多门选修课程,2006年2月,该校成为全国“大学生KAB(KnowAboutBussiness)创业基础”课程第一批6所试点高校之一,并将创业课程纳入了全校课程计划。
  
  李克敏说,学校是想将“创新、创业、创造”形成一套体系,全方位提高学生的创新能力和动手能力。
  
  大连理工大学则经常参加各种竞赛,因此,该校成了“挑战杯”以及数学建模、电子设计、机械设计、结构设计、机器人等高水平国内比赛及国际大学生数学建模、机器人世界杯等高水平国际竞赛的常客,同时,学校还支持开展以学科为基础的各类校内、院系内竞赛,营造校园科技创新氛围。
  
  卢中昌认为,竞赛主导型的方式和比较完备的鼓励创新的体系,对于发扬学生参与课外科技活动大有裨益。“体系建立了,师资保障了,经费投入了,学生兴趣上来了,创造好了环境以后,只要学生们多动手,创新成果自然就出来了”。
  
  冀学锋说,为了促进学生的实践能力,湖南师大特别了设立社会调查专项学分,规定每名本科生在校期间均要开展两次以上社会调查、撰写两篇以上社会调查报告、每年评选一批优秀社会调查报告等措施,使社会调查活动常规化。“最近4年来,我校学生上交的调查报告就有2.4万余篇,2005年的报告《建设节约型社会应取消部分城市对摩托车、小排量汽车的歧视性措施》得到了国务院和国家发改委的充分肯定和鼓励,《守望的童心——湖南省农村留守儿童教育情况的调查》也引起了教育行政部门的高度重视。”
  
  “年轻人要融入社会、认识社会,改造社会,要有担当社会责任的大志和情怀。”冀学锋说,这样的话,学生哪可能“眼高手低”?
  
  不能因为怕出事就关起校门
  
  在湖南师范大学此次参赛的项目中,一项对煤矿工人的调查吸引了众多人目光。这个团队的成员为了获得一手资料,多次深入矿区调查,不但下到挖煤深井中实地考察煤矿工人的工作环境,而且还有过到私人煤矿调查差点被矿主扣留的经历。
  
  他们的带队老师、湖南师大团委副书记王辉评价说,这个调查团队的部分成员确实非常勇敢,似乎什么都不怕。
  
  但学生们勇敢是一回事,学校的责任又是另外一回事。在校园安全问题凸显的今天,学生因社会调研而出现安全事故学校因此承担责任的事件不乏可见。面对学生的这种闯劲,学校的安全观会是怎样呢?
  
  “不担心安全问题不行,不放手也不行。我们担心学生的安全,但更清楚温室里的花朵长不好。”冀学锋说,每年暑期实践的时候,他都要向学生发表讲话,“他们有的去偏远山区,有的去西部,有的调研项目存在危险,几万名学生,不好组织。说实在话,我心里也很不安,但我必须表现得高高兴兴。学生哪知道,在他们所有人回来之前,我心里非常牵挂他们的安危”。
  
  “出了事就是学校行为,但我不能因为怕出事就把大门关起,这是学校不负责任,孩子们长不大。”冀学锋说。
  
  李克敏也说,她对学生安全的看法也有一个逐步认识的过程,刚开始组织学生进行社会实践和调研的时候,特别害怕学生出事,但随着活动开展经验的日益丰富,她逐渐明白,不能因为害怕就不去做,“我们将安全问题也看作是学生所要经受的锻炼内容之一”。
  
  李克敏认为,通过切实有效的安全教育和完善的安全制度,是可以规避安全风险的。比如远道的调研必须组团前去,自发组成的团队原则上必须有老师带队,或者学生党员带队。在调研开始前,学校也要进行安全教育的培训,让学生掌握安全技能。
  
  卢中昌也表示,社会实践的收获之大与所存在的风险比起来不成比例,“我们从来就没有想到过怕出事就不让学生出去,学生迟早要走出校门进入社会,我们必须在大学里教会他们适应社会的能力”。
  
    
  

热点推荐more
热点图片more
专题报道more
关注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