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写给你看

发布时间: 2015-10-20 作者: 郝伟强 分享到:一键分享

每次回家都是凌晨四五点,风尘仆仆的到火车站,打电话,搬行李,打发周围热心也好,欺骗也罢的司机师傅们,然后等待接我的那个人出现,这样回到家便是六点左右。夏天天很早就亮了没有太多意思,最美的还是冬天。天还没亮,就已经有穿着我曾经穿了三年的校服上路了。从公路进村里要先下一个坡,在这个坡上,我能看到村庄里亮起了点点如豆的灯光,我相信总有一盏为我亮起,等着收留我,温暖我。

六点,这个时间范围不好定位。月亮依旧时隐时现,村庄里的睡眠依旧踏实而酣畅,但是路上夜总会传来一些细细碎碎的脚步声和讨论的声音。那声音略显稚嫩,一听便知道就是早起上学的孩子们讨论的声音,他们看到熟人以后相互招呼,聊着自己昨夜熬夜攻克一道数学题的纠结与成就感,数落着对某位老师的不满,细说自己的心事,分享昨夜的美梦。这些对他们来说,都是秘密。月亮下的所有事情都是秘密,即使不小心听到了,也要怀着一颗虔诚的心。

鸡鸣狗叫的早晨,推开院门,迎接乡村的好空气。在那个中部资源大省,空气质量为良也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儿,所以到长沙以后朋友们一个劲儿的吐槽长沙糟糕的空气而我却安之若素。也许是自己真的百毒不侵了,这还真是要好好感谢一下家乡的那些土豪们呢。

当然现在自然是好多了,很少看见那些比房子还要粗的烟囱散发出讨人厌的黑色气体,那个场景就像小时候看的西游记后传无天出现的场景一样。因此我特别理解柴静写那篇《山西,山西》时的情愫,无奈,痛苦却又无能为力。幸运的是,那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表格可以穿上帅气的白衬衫,家长们也不用再担心孩子们的白球鞋穿一天就脏的不成样子又不能责怪他们,毕竟这不是他们的错啊。

可是我依旧没有勇气背上你的吉他带你去北方。那里有北方的大雪纷飞,那里有南方没有的秋凉与风霜,或许就算我自己对他来说也越来越像旅人一般匆忙,而你偏偏是那温婉如玉的南方姑娘。我怕你刚到,就想回到你的家乡。

所担心的,远远不止这些而已。

机器轰鸣,车水马龙的喧嚣,让我丢失了梦想,丧失了方向。去年暑假和史哥一起去吃串串,他别好吃的那种。从东云阁走到世纪广场也没有找到,最后还是在彦泰小区里找到了一家。阿姨那天给了我们很多,她说城管老管不让摆摊了明天就又不知道该去哪里了。好像当时正好有一滴辣椒水滴到了眼睛里,我背对过去却再也不想再睁开了,我怕等我再度睁开的时候,这个熟悉的小镇已经是我不认识的另外一种模样。当时一辆疾驰而过的宝马车溅起的泥点让我不得不睁开眼睛躲一躲。还好,没有变化。

难道我只能逃离么?我开始思念那山,那水,那炊烟,那最初的模样。那时好像穿越到了另外一个空间,我披着青苔斑斑的时间,像一个流浪歌手一样踽踽独行,跋山涉水,回到故乡。那时候就看着特别舒服的田野,早已瘦成了炊烟,穿过残缺的烟囱,与天空密语,与云朵牵手。童年时期走过的每一条路,都在这风雨中安睡,我的疲惫,我的无奈也在这样的状态中抹去,我卸下行囊,拥抱大地。

“走啦,你一个人发什么楞啊!”史哥的一句话把我拉回了现实,我赶紧赶上她。对哦,史哥还是没有变的嘛!不管在外面受了多少委屈,碰到多少伤害她的渣男,却还是那么风风火火。我开始庆幸总还有一些不变的东西存在给我怀念的空间。

仔细想想,没变的东西还是有很多的。例如那条麦垅,是我小时候逃避干活的地方;那是我一个人唱母亲教给我的歌谣的地方,我用歌声诉说的的向往与祈盼;那是我中学时期一个人背英语单词的地方。我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不用再去了解oblige intent是什么意思,只用知道苹果苹果岸抛,香蕉香蕉卜娜娜,梨子梨子pear。想到这里我似乎看到小时候表弟趴在二舅的肚子上给他被这些幼儿园里学到的东西。现在他已经长成了一个大人,在自己的青春里骄傲放纵,我希望你在称兄道弟的时候就不用担心会耽误你的时间,该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时候就不要但心情会被处分。你要好好走自己的路,不要做下一个别人口中的谁谁谁。不为别的,就因为这样才是又酷又帅,年少的心就是要轻狂。

当然,没变的还有阿淳家门口的那条路。我曾多次以为这条路很快就会修好了。毕竟聪明如我一般的人都会在那条路上摔很多次了为人民服务的zf又怎么会放弃这个机会呢。但是盼了五六年这条路就是倔强的保持着原貌没有变化。阿淳我希望下次再去你家的时候那条路可以变得平坦好走,,当然我也希望你可以不再那么路痴,毕竟你是要照顾姑娘的。这样下次我再去介休一中门口吃东西不会嫌弃那条难走的路而把你带上。

我想把这过往的一切都雕刻成老屋的模样,白墙黑瓦,就让他这么一直静默着,静默着。等到有一天,我成长到了我自己喜欢的样子,而你恰恰又是那个无需我去刻意取悦的人,我就告诉你,你看,这里的一切,连同这件老房子,都是我一个人的山水田园,里面有我的过去与未来,我现在把他们统统都给你。

我把自己写给你看,姑娘,约么?

我还会的带你去看乡村的缕缕炊烟,妈妈说过有炊烟的地方就有家就有希望;我还会带着你走过我走过的每一条路,该诉你和这里每一株花草的故事,告诉你我遇到的每一个人以及他们带给我的感动。那时候我希望我希望每次上学路上碰到的那对总是牵着手慢慢走的老人还可以健在,我是真觉得他们是有虔诚的灵魂的。那条路,我可熟了,你一定不会绊倒,一定不会被出没的小黑吓到。会被这里的一切温柔以待。

如果真的可以我会很开心。当然,晚一点自然是无所谓,因为你早已和他们一样,一直在我的心里我的梦里我的歌声里。

热点图片more
  • 学社联新浪微博二维码

  • 团委腾讯微博二维码

  • 青年传媒中心新浪微博

  • 学生会新浪微博

关注more
  • 1+1青年评论网微信二维

  • 湖南师范大学团委微信平

  • 青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