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苔络绎

发布时间: 2015-11-27 作者: 林慕洁 分享到:一键分享

我把我的青春比作街中巷,巷中青苔,一直都撑着油纸伞行走在喧嚣而并不喧嚣里。 ——题记

淹溺在鼎沸中的那条古巷吊着红灯笼,摇曳风华与历史。它诉不清几首委婉的诗,滴不下几朵浓重的墨,却也从不在乎喧嚣与寂静,享受着独自的清欢。可惜那些踏着它的肌肤,一寸一寸谨慎行走的人再也不撑油纸伞,再也不期待拐角处遇到一个丁香似的姑娘,再也不会对它说我的青春有过旧石板和青苔的味道。

它本来称为街,不叫做巷。至少巷子应该是清幽的,弥漫着浓浓的诗意和情感。高高的墙壁夹裹着青石板铺成的小路,曲折而绵长,似乎尽头就在下一个转弯处,可是却发现转过去却依旧是长长的湿润的小路,望不到尽头。但那又何妨,人生多少转角,不是每一个都通向光明,但是只要一直走下去,优雅从容地走下去,就必然能在巷口回首相笑,迎头拥抱光明。石板路与墙那九十度角的缝隙里渗出绿油油的青苔,翠绿的可爱,像刚长成的西蓝花;顶着刚刚落下的雨滴,在雨后阳光的照射下绽放光亮,撑着油纸伞的姑娘,款款而来,留一个浅笑与擦肩而过的人,用温柔的目光诉说自己美好的年华。抑或傍晚时分,霞光从墙头上方斜斜地漫过来,似乎是一滩温柔的潮水,悄无声息地涌进这静谧的空间;浅黄透红的光影倒映在古朴的石板上,偶然被阻挡成神秘的阴影,如镀一层光华的诗歌在石板和灰黑色的墙上。某分,披着霞光的女孩,笑靥如花,提着雪白柔软的裙摆,随着自己轻盈的步伐跳动,任略带水分的石板散发丝丝凉意。她的手随意抚摸墙上的痕迹,那是历史的镌刻,有历史的祭奠;青丝在她的身后飘动,留一唯美的背影,留一丝遐想,在这个如雨的傍晚。

我曾经无数次想,青春就应该这样充满诗意,像走在小巷里那样的悠然和宁静。不去在乎那些锣鼓喧天和灯火辉煌,或者是密密地下着的雨和焦躁的狂风,只管欣赏那些美好的小事物,只管把微笑留给不理解你的人,只管自己脚下的路,一步一步,坚定不移。

然而不得不说,这的确是条街。它没有梦幻的转角,直直的从一条车水马龙的柏油路通到另一条,夹杂在喧嚣里面喧嚣和鼎沸着,只不过有一些稍微陈旧的小巷从它的躯体里延伸开来。石板铺的路旁是外层有着小青瓦、坡屋顶、白瓦脊等历史特征,内里装修精致,灯火通明,音乐四起的商铺。店铺的外面的墙壁是灰白色的,看出来是历经了好些年份的古建筑。烽火墙上挂着一串串红红的灯笼和风格迥异的招牌。店铺里面摆放着琳琅满目的特色物品,各色人物在和店员讨价还价,此一声彼一声。这一条街,白天的光景是十分热闹的。络绎不绝的行人,浓妆艳抹的,年老沧桑的,正气凛然的,汇聚在这条不算宽大的街,一直在大道上慢慢地移动,偶尔钻到街边的小店或排队在摊位上买美食,又继续堕入涌动的人潮,沉浸,沉浸。

而我还是愿意称它为巷,青苔络绎巷。

很多的东西,我都为它们取过名字,或诗意,或古朴,或简洁。那名字是我对它的感觉,也因此以为我叫它名字的时候,它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有我的某部分思想灵魂和青春的任性在里面。青苔络绎巷原本就是一条街,热闹非凡的街,也许从来就没有人把它当成一条巷子,也许从来没有人在意它是什么。可是我曾行走在阳光下的时候发现过青苔,是那种绿油油的不起眼的青苔,搁在人烟较少的曲折分支小巷的缝隙里,那么可爱,朝着我笑,就像我家后山的那种。看到它的那一刻,仿佛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只有它的低头私语,亦仿佛天空飘起了如丝细雨,又有玉笛的乐声飘过来。这一刻这条巷是容我单独品味的,在众人相同的热闹中寻觅出我的那种清幽自若感觉,就像斟酌我的青春年华,也一定不会与他人那样沉浮和喧嚣,因为它有我给它取的名字,独一无二的名称和内涵。

我曾经来过青苔络绎巷几次,大多数都是和两三朋友前行。然而那时并没有感受到什么独特的气息和氛围,更不用提诗意。也不过像每一个游玩的人一样,推搡在摩肩接踵的人群里,像个老人一般蹒跚挪步,依旧说笑着,吵闹着,狂欢在莫名其妙的热闹里。任由巷子两旁的浓烈味道冲击我们的鼻腔,任由喧嚣敲打着我们的耳膜,任由繁杂扰乱波荡的心思。或者拿起手机,对着自己的脸做出一成不变的表情,咔嚓咔嚓,自我欣赏着,迷茫着,麻醉着。告诫自己青春就是热闹的,我该委身融入到这荒诞的热闹里,用烫嘴的美食麻痹味觉和神经,或者说夸张一点是麻痹自己的年岁。

那个时候在我心里它依旧是一条街,和那些其他地方的古街没有两样,热闹中凄凉的可悲的挥泼着我的青春。

那并不算愉快的经历,只是被动被人潮推着走,被时间追赶着结束。最好不过某次和亲爱的朋友不拘时间的行走,彼此有默契的不曾多言,慢慢的走着,静静的欣赏人生浮华,犹如看一幅动态的油墨画。走进各种少有人去的小巷,看一看墙壁上破旧的砖瓦和细密的青苔,还有历史遗留下来的墨书;或者是坐在隐秘的小店,品一杯茶,什么也不谈,就静静地享受着青春的美好时刻,但是我们并不知道彼此的脑海中在想些什么。朋友说起身走走,我们不要想太多无意义的事情。寻寻觅觅中,我们发现隐蔽的小门,在木牌的指示下,走到一家画馆。馆里那墙灰脱落,露出红红的砖块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幅的油画,都是同一个画家画的,主题大概是乡村风情。每一幅画的主色都是绿色和白色,渲染着静谧的氛围。馆里完全听不到外面的吵闹,赏画的人也都是十分安静,也许都只是在心底里感叹画作的精致。我静静地欣赏、静默、深思。

我的生活周边一直都是热闹的,就像这条街,不,像这条青苔络绎巷一样,每天有许许多多的人来过又走了,留下足迹,或深或浅,留下言语或赞美或侮辱,留下微笑或嘲笑,或者有拥挤的人潮推动着我曾浮躁的心。青春便如走在这条巷里一般,被人潮推拥着前进,即使尽头是车水马龙,依旧不敢转过身,逆着人流,对那些与我有不同方向的人说一声“抱歉,我的路与你不一样。”

然而青春并不是只有逆流而上,走与别人完全不一样的生活,毕竟那样是不真实的,因为有许多人有相似的想法。不知道看过多少的书籍,或者听过多少人说青春就是要疯狂一点,不顾一切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于是许多年轻人,疯狂地涌入人潮大流,为了财富,为了名誉,为了地位,不顾一切地扒开挤在他身边的人,想要奋力地奔跑。喧嚣着,拥挤着,疯狂的。忘了自己最初那条通往出口的那条小巷,忘了走在小巷青石板路上的那种悠然与愉快,忘了巷边微笑地青苔和路过的白衣女子。

何不将那些大流视无形,就如走在这条曾经称作街的巷完全不去理会那些喧闹,踏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小巷,不在乎人潮的方向只在乎自己内心的宁静和想法,幽静地,微笑着哼着歌,终究会走到巷口,不管是前还是后。因为再繁华的街道,也会有清幽的地方。再迷茫的青春,也要有自己的方向,不会因为大流,不会因为周遭的喧嚣和足迹就轻易的改变。

青春就是一条巷子,衍生在繁华街道里只属于自己的巷子。络绎不绝的人品尝着,熬煮着街的味道,然后来过又离开。而我走在这条巷子,虽然和街上的人同行,却在享受着小巷里含泪的雨露,雅致的油纸伞和宛转的玉笛曲。也许都不过是因为青春是络绎巷中的青苔心,诗意于嘈杂街道,淡然于繁华世界。

这条街,名字叫做太平街,就是寓意平静的街。

它本来是街,可现在我把它称为青苔络绎巷,我独一无二的巷子。在这里路过油纸伞的姑娘,滴落的雨流转着温婉的青春。

(编辑 施凡凡)

热点图片more
  • 学社联新浪微博二维码

  • 团委腾讯微博二维码

  • 青年传媒中心新浪微博

  • 学生会新浪微博

关注more
  • 1+1青年评论网微信二维

  • 湖南师范大学团委微信平

  • 青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