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随笔】旧景·旧物·旧人

发布时间: 2016-04-09 作者: 吴陈幸子 分享到:一键分享

印象中,梦里曾多次出现过一条这样的路:很长,而且陡,几乎要有50度了;却又不是直直向上的,像蛇一样弯曲着,左扭右拐,上起下伏。它有时出现在我的小学学校后门,有时出现在我好友家的楼下,有时出现在我逃生的拐角处,……

回想多次都未能在现实中找到它的影子,所以我一度以为它是梦中独有的幻象。

旧景

因清晨就被鞭炮声吵醒,去扫墓的途中困意袭来,迷迷糊糊地就在车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车子正倾斜着颠簸向上。双眼虚盯着窗外,意识渐渐回归。

咦,这条路?我直起身来瞧着外面。

这条路?!

一样的长,一样的陡,一样的扭来扭去。

是它!在我梦里多次登场的那条路!

 一股强烈的情绪涌了上来,是惊喜,是诧异,是不可言的奇妙之感。它竟然是真实存在的!

身体有些激动的按捺不住,我想跟前座的哥哥分享这个惊奇发现,却不知从何说起,而此时这条路又在飞快地倒退着要离我远去。于是坐也不是,转身也不是,手脚慌张乱了规律,最后只能眼睁睁看它消失在我的视野之中。如此挺直身板地看着,嘴边有笑,眼眶又是湿润的。

相似的情况不止这一次。曾经在梦中反复出现的桥边亭子,石头山,都在某个回老家的不经意中被意外捕捉。以为的梦中幻象,原来都是被深埋记忆的乱序重现。

车子离开陡坡继续往前驶去,驶过幼时曾住过的小区,然后在一个三叉路口往左拐弯。我望向右边的那条绵延小路,它的尽头是一片田野。

我记得这片田野。它是我幼时上下学必经的地方。每到下雨的天它就到处都是滑滑的黄泥巴,而我无论如何小心翼翼,回家时都会带着满身的泥泞。走出田野不远处就是刘奶奶家,她每次见到我都会塞给一些吃的,红枣啊糖果啊板栗不等。啊板栗,这片田野左边便是一个林子,里面大半都是板栗树,有一次调皮跟着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大孩子们去摘板栗,他们在树上摘,我在树下捡,“这里这里,过来接一下。”“啊,在哪边啊……”仰头胡走着,寻觅着一个最合适的方位,盲前盲退间就跌进了旁边的田野里。深厚的湿泥瞬间就埋没了一双短腿,越挣扎越陷得深,“救命啊!我掉进沼泽了!哇呜——!”……

记忆仿佛被点引了般,一个个鲜活起来。几乎要被忘却的这个小镇,它又在我的世界里一点一点复活了。

 旧物

今年清明的雨水虽未如约而至,但降温的惯例却没有丝毫怠慢。刚从县城赶来的母亲和妹妹尽管已做足了御寒准备,路途的劳累还是给了寒气入侵的机会。无奈之下母亲只好翻出老家的旧衣物。

我们离开老家差不多六七年了,这些衣物已是相当陈旧。母亲打开箱子的时候,褪色的它们静静躺在里头,满是陌生感。但当母亲将它们一件件在眼前展开时,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这件胸口绣着一个可爱老虎头的红色套头帽衫曾是我某个阶段的最爱,穿它的时候我都不会去跟男孩子玩的,怕他们大手大脚弄坏了它;这件背后绣着美少女的牛仔马甲我也记得,第一次穿的时候它盖住了我大半个屁股,但后来它快短到腰了我还在穿;这件淡紫色格子的斗篷式棉袄就记得更清楚了,它是哥哥结婚时我去接新娘子穿的衣服,当时还用蝴蝶结皮筋扎了个双马尾,后来赶到教室上课站在门口说报告时,那个骄傲劲,“你们别看了!今天我美我知道!”

“妈妈,这两个帽子谁的呀?”“你姐的。”

看向妹妹手中一大一小的两个帽子。哇,渔夫帽!稍小一点的是黄粉格子样式,另一个是白色底加粉红线条,原来我曾这么前卫。只是不知道那时自己带上是一幅什么模样,现在因觉得脸太肥而迟迟未敢尝试,不过幼时的自己不也是被叫成小胖子吗?那时又是为何敢带上的?

可能,凭气质吧……

旧人

回老家的途中,表姐一边开车一边感叹,我又梦见妈妈了,这两三个晚上我都看见了她。

清明,是一个与故人重逢的时候。

故人故人,有已故之人。扫墓时大人总会闲唠一些与墓中人相关的事情——“又忘记带白酒过来了,我记得生前母亲最喜欢喝酒”“我前阵日子突然梦见外公了,他又像小时候那样用糖拌饭给我们几个小把戏当零食吃”“你们爷爷奶奶啊就希望家里能出个当官的,所以你们这些小朋友在学校可要好好加油”……大人们年复一年地唠着类似的话语,有时他们会说着说着就变得哽咽,转过身去偷偷抹眼泪,但片刻后又重归原样,和大家话着家常说说笑笑。习惯了失去,但记忆还在,但都只是记忆了。

故人故人,有旧时相识。总是一大家子人聚起来浩浩荡荡走去扫墓,又是一个丁点儿大的小镇,相互之间远要比城市熟悉的多。于是走几步便是,“哎,你们清明回来啦,几年不见了!”“哎哟这是你小孩吧,当初比膝盖高点的人儿如今长这么大啦!”……这其中有我能叫出名的,有我只认识脸的,也有完全没印象的。在大人相互寒暄之际,我们小孩也在相互打量着,哇,她如今竟长成了这幅模样……

相对于老家来说,清明的号召力似乎比春节更强。新的一年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迎接,晚几天也不要紧;纪念已故之人却只此时,只此地。

于是人们都从四面八方陆续赶回,所以我们才会在清明遇到更多的旧人吧。

能去重游旧景时,我们抱着的心态可能更与旅游相似;能去重温旧物时,我们除了重温便做不了其他;能去重逢旧人时,他们已经是“旧”人了。

能称之为“旧”的,是不是就代表已经失去了。

编辑 李丹妮

热点图片more
  • 学社联新浪微博二维码

  • 团委腾讯微博二维码

  • 青年传媒中心新浪微博

  • 学生会新浪微博

关注more
  • 1+1青年评论网微信二维

  • 湖南师范大学团委微信平

  • 青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