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的换代

发布时间: 2016-05-07 作者: 童紫荆 分享到:一键分享

每个人一出生,上帝就派了两个天使保护我们,而我们也是拯救他们的天使。

——题记

我到现在还记得,小时候我的世界是那么小,小到整个世界只有爸妈,觉得自己的爸妈什么都是好的,不允许任何人说他们的坏话,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喜欢的作家、明星以及同龄人。眼里、心里只有父母,就像哥白尼提出的“日心说”一样,父母就是我心中的太阳,我的世界的中心就是他们,只是有环绕的轨迹不同,不是我围着他们转,而是他们围着我转。

直到五年级的时候,“日心说”的世界有所改变。父母不再检查我的作业,我向父母抱怨最近自己作业的错误率变高,并要求父母每天给我检查作业。虽然他们同意了我的要求,但是我发现有些题目他们自己也不会做,根本检查不出我的错误。但是我另一个同学的爸爸是大学生,他每天都检查他的作业,并且能够回答他所有的问题,因此他的作业每天都是正确,老师天天表扬他,说他作业完成得认真,夸他聪明。我心有不甘,回来的时候就问爸妈,“为什么你们不读大学啊?”爸妈有些震惊,但接着连忙解释说:“当初家里没有那个条件读大学,所以你要好好读书,完成我们的心愿”。我忿忿地接受了他们的解释,但内心很羡慕同学能拥有大学生的爸爸。所以以后我每次写完作业都是跑到隔壁同学的家里找他爸爸帮我检查作业。

虽然爸妈在我心中的形象有所下降,但是他们在我心中的位置未被撼动,依然是我世界的中心,只是有所偏离主场了。

初二的时候我发现父母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从初中开始我从小镇转到城里上学了,每次回家都要坐两个多小时的车,如果堵车甚至要坐四个小时的车。有次放月假,刚好是五一小长假,本来三个学校以往都把假期错开,而那次都在同一天放假,以往我们学校放假就够我挤的了,何况三个学校的人,我差点都赶不上公交车,好不容易赶上公交车,一直站着到终点站,我从起点站就站着,刚开始还有四个人站的空间,但是司机不断要人上来,每到一个站就上来一二十个人,到最后每一个缝隙都站满了人,甚至上一层的走廊都站满了人,有的人挤到把脸贴到窗户上,虽然有点戏剧化,但是一点都没有夸大当时拥挤的状况。我好不容易挤到了车站,由于人数太多,车次太少,根本就挤不上去,又加上车站新出台的规定,不能超载,乘客必须购买车票和一元的平安险。以前是上车后买票,并且超载五六个人无所谓,现在改成先买票后乘车,严重影响了乘车的速度和数量。我一个人在车站排了快一个小时的队还没买到票,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甚至有点急性子,但是我是一个很守规矩的人,从本质上来讲,我是一个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的人。所以,尽管我等得很烦,内心很急躁,但我还是维持着表面的平和。但我渐渐地感觉周围温度上升,我的体温也慢慢上升,内心的情绪也逐渐升温。

正在这个时候,我爸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言语中充满了不耐烦,一直在埋怨我为什么没有上车,他等了很久。我的情绪累积到了一个爆发点,我对着听筒说话,声音越来越高,到最后几乎是吼着说话,“是他们规定要买票,我还要等啊!”“你可以不买,直接上车,不要管那些规定,都是吓人的。”爸爸说出的话吓到我了,我以前觉得他只是有时喜欢投机取巧罢了,我没想到他会如此亵渎官方规定,觉得它只是用来危言耸听的面具而已。对于从小“根正苗红”的我,根本无法容忍这种思想,我愤怒地说:“这个社会就是因为你这种人才这么混乱的!”我说这句话以后,当时脑袋一片空白,我怎么会这样跟我爸说话。我立马平复心情,降低语调说:“别担心,我到了给你电话。”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跟我爸说话,我能包容其他与我有关无关的他人的思想,却无法容忍自己的父亲。如今想来十分歉疚。

但是有些事只要你做了第一次,它便失去了在你心中的神圣性,你就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去挑战它的极限,或许这就是我们嘴里说的叛逆期吧!

我渐渐地发现自己和父母相处的时间里,越来越多的时候是在跟他们纠错,有时候,我会因为他们的一点点错误而很生气,我发现自己的只是储备已经远多于他们了,所以整个人表现得像一个骄傲的胜利者,到后来我发现我骄傲的唯一后果就是不断地在挥霍他们给我的爱!

我觉得我整个人最糟糕的时候就是备战高考的时候,虽然父母没有给我很大的压力、很高的期望,但是我不想浪费我这么多年的努力,我不想对不起我的付出,我给自己很大的压力,导致那时候我的心态及其不稳定,情绪也时好时坏。我就像一个满气的气球,不等别人去捏你,只要有东西触摸你,随时都有爆炸的危险。

有时候我们总是习惯将自己的悲伤扩大化,感觉全世界只有自己是最伤心的人,没有人能够理解自己,感觉老天不公平,为什么始终没注意到自己的心愿?但是上天从来就没有答应过我们的愿望,这一切只是我们自己的强加和一厢情愿。

我因为压力大身体渐渐地浮肿,这是后来我自己发现的,一开始父母以为是我不努力才会发胖的,但是后来发现我一个学艺术的妹妹在高三也长胖了,他们就知道我是因为压力大而产生的浮肿。然而他们发现得太晚了,那时候的他们无法理解我,甚至误会我,我也不愿意将自己的心思说给他们听。

那时候老师经常说要我们回家问家长的意见和家长谈谈心,但是这对来我说是奢侈。因为我就像一个方头狮,卡在自己的原则里,我会不断地埋怨他们没有高考的经验,根本就给不了我帮助,但是我一直抓住的点就不对,我只纠结于他们的经历,而不是他们能带给我的爱,这就导致我们彼此根本就不能开口,一开口说话就以互相伤害的结局收场。

后来我找老师谈心,因为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感觉虽然是我自己在经历生活,但是生活中的一切都逃离了我的控制范围,我自己都不能控制我所经历的一切。然后我就将自己心里的苦水倒出来了,一边说一边哭,哭得气都接不上来了,搞得办公室的人全看着我,我不在乎他人的眼光,我只想发泄一下,整个过程特别滑稽,我一边在哭,老师一边在旁边跟我递纸巾,我就这么哭了将近一个小时,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后来等我平静下来,老师就问我情况,然后我就老实交代了我心中的想法。然后老师就在我旁边大笑,我当时觉得莫名其妙,感觉我找错人了,她非但不能理解我,还在嘲笑我。但是她接下来说的话让我无地自容。“我很感谢你对我的信任,但是你怎么会认为我比你的父母还值得信任呢?你怎么会觉得我比他们还更爱你呢?可能他们不能完全理解你,但是我相信他们会比其他人更有耐心、更努力地去理解你,爱都是相互妥协的过程,你如果不退一步,怎么会有空间让他们上前一步呢?”我擦干了眼泪,然后我点点头,说了句:“我懂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那天晚上我一回到家,我就跟我妈心平气和地说我最近的心境以及我的学习状况,虽然她的安慰不是我想要的,她的回答不是我所认同的,但是至少我放下了心中的顾虑,我心中的大门又再次为她打开了。

所以以后不管做什么事,当我纠结时、难过时、生气时,我都会告诉父母,不自觉的询问他们的意见,即使我心中已经有了答案,这些只是习惯,我想让他们觉得随着他们年纪的增大,我们的距离并不会随着年纪而变远,我想让他们觉得他们在我的生命里还是很重要,我所走的每一步、我做的每一个决定,里面都凝结了他们的智慧,他们参与了我的人生。

就算是超人随着年纪的增大他们的超能力也会变弱,何况我们的父母只是凡夫俗子,小时候我们的英雄如今老了,需要我们来扮演英雄的角色了!

(编辑 曹竹坪)

 

  

热点图片more
  • 学社联新浪微博二维码

  • 团委腾讯微博二维码

  • 青年传媒中心新浪微博

  • 学生会新浪微博

关注more
  • 1+1青年评论网微信二维

  • 湖南师范大学团委微信平

  • 青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