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

发布时间: 2016-11-27 作者: 张璇 分享到:一键分享

二里半的红砖瓦巷子里住着一个傻子。傻子不知道是何时搬来的,与他住在一起的是一位年迈的老妇人和一只老猫。没人知道他们的具体来历,但在我们这种小地方,越是无人知晓的事情越是会被传得耸人听闻。

    从小父母就会告诉我们这些孩子,傻子是会把你拐骗卖走的坏人,让我们不要与他亲近。

    可惜我从小就有着异于常人的好奇心和叛逆。每次在小朋友们围着他丢石子时,都会站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偷偷看他,他发现我的视线,便会朝我咧嘴一笑。

    傻子脸上挂着的是常年不变的“憨厚”的笑——总之那时的我是这样认为的。他两条粗黑的眉平展,滚圆的眼睛笑的眯成一条线,蒜头鼻子一耸一耸的,厚唇大咧张开露出不齐整的牙齿。

孩子们站在他身旁时,他总会笑的很满足,眼中闪烁着光芒就仿佛一个收到心爱礼物的孩童。他说的最多也最清楚的一句话是:“我是个英雄!嘿嘿……”当然收到的只会是嘲讽和戏弄。

    孩子们的天真是残忍的,他们对待傻子完全没有了平日的礼貌和乖巧,满眼都是嫌弃和抵触亦或是仅仅模仿大人们的言语。我虽然没觉得对傻子怀有恶意,但也只是站在一边,做一个旁观者。

    傻子常年住在那儿,长到从我有记忆到上了小学,长到我的好奇心都有些磨平。他一直穿着那身军绿色洗的发白的军装,每天定时在巷子里游荡,每天说着那句话,依旧被孩子们当做逗趣的工具。

    一次下学,我路过傻子住的屋子。木门遮掩着,老妇人沙哑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孩子,你是大英雄,大家都喜欢你,只是他们不知道……”这声音有稍许的颤抖和哽咽,到最后化归位一阵轻轻的叹息。

    我踮起脚,顺着门缝往里望去。看见傻子乖巧的伏在老妇人的腿上,脸上是一成不变的笑。老妇人轻抚着他的头发,眼中满是温柔。老猫趴在一边悠闲地晃着尾巴,时不时喵叫一声。傍晚的霞光透过小窗,在空气中映出一些浮灰的影子,在他们身上留下斑驳的痕迹,莫名的雄壮。不知为什么,我不敢再听下去,一溜烟跑回了家。

    北方的秋冬总是干燥寒冷,旧时打更的人所说:“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也非虚言。就在那天不久后的一个晚上,漫天的熊熊大火燃起,映红了我们陈旧的巷子,烧透了傻子和老妇人的老屋。

    我听见大人们的呼喊声,跟着跑出去。看到傻子站在老屋外面,脸颊被火光映衬的通红,他不再挂着熟悉的笑,黝黑的眼睛里是茫然无措,老妇人在一边止不住的流泪,颤抖的手捂着嘴,喊着:“猫儿……”傻子好像被这声音惊醒似的,疯了一样的冲进火光缭绕的屋子里,大家都被这突变惊呆了,没有人来得及去制止他。一旁的老妇人看见这一幕摊到在地。傻子抱着老猫冲出来的时候,已经煤烟中毒很深了,他满脸黑色的烟尘,但还是能清晰的看到他脸上一如当初憨厚的笑,老猫从他身下钻出,“喵呜——”的叫了一声,毫发无损。傻子突然咧咧嘴,喃喃道:“我是英雄…英雄…”就这样的倒在了地上再也没醒来。

    后来我去了外地上学,回来后听人说起,有政府的工作人员来寻找过傻子他们,但因为年隔已久,老妇人也了无音信,这事儿就不了了之了。只是知道,傻子本是我方潜伏在敌方的间谍,做出了很大贡献。结果因为身份不明,建国以后受到了不公正待遇,承受了巨大的压力,精神才出了些问题,不得不背井离乡来到这里。

    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我正走在熟悉的红砖瓦巷子里,这里一如往昔,唯一不同的是没有了那个徘徊在巷口的军绿色的身影。

    英雄的事迹总是尘封在岁月之中,我们无法探寻。

    如果当时相信他就好了。

我这么想着,内心涌起无法言表的悲伤和怅惘。

热点图片more
  • 学社联新浪微博二维码

  • 团委腾讯微博二维码

  • 青年传媒中心新浪微博

  • 学生会新浪微博

关注more
  • 1+1青年评论网微信二维

  • 湖南师范大学团委微信平

  • 青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