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嘴镇少年

发布时间: 2017-02-05 作者: 项雪飞 分享到:一键分享

在无数个躲不开上学与被养父辱骂责打的日子里,龙里想出了晚上干熬着不睡觉以求白天睡着的办法。有好几次,睡着的龙里被养父生生打醒,只是因为他养父要水喝。如果母亲在的话,她会早早把水备在养父手能碰到的地方,即使偶尔忘了,也会起床去接杯水。那样,如果母亲还在的话,情况或许会好一些,但因生计而被迫嫁给养父的龙里的母亲于两年前自杀。从那时开始,龙里的生活急转直下。

龙里养父家与他就读的高中距离很远,但由于他是本镇人,养父干巴巴地宣布他走读。于是,刚上高中,迟到几次后,他对养父提出买辆自行车的请求。每晚喝酒的养父当时已经醉醺醺,耳朵里听到花钱的事,大声叫嚷咒骂,龙里回了几下嘴,就这样挨打了。当天,龙里彻夜未归。在被找回来那天,清醒的养父带龙里去买了自行车,不过,龙里始终没有说一句话。

在自行车买过一月之后,龙里杀了人。

龙里是随他母亲来到风嘴镇的,他母亲在风嘴镇没有亲戚。龙里从小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因为这,经常受到小孩子们的嘲笑。龙里不知道什么叫坚强,母亲整日做工,他的伙伴又少,没人教他如何坚强,而每当他问起自己的母亲:“我爸爸呢?”母亲的情绪总会很低落,并不说什么。小孩子的心里知道了自己没有父亲的事实,每当受到嘲笑,他也不说什么,在被嘲笑得非常难受愤怒时,就和那些嘲笑他的小孩子打架。回家后,龙里注意到母亲一边洗他的衣服,一边在悄悄地很伤心地落泪。

在风嘴镇上,一个女人养一个孩子是很不寻常的事,这类女人如果脸皮又薄一些,那就会受到很多议论。一般来说,镇子上的女人都会想要找一个男人过生活。龙里的母亲却一直捱到他即将上初中时才受人说媒,嫁给了龙里的养父。龙里的养父有过两次婚姻,在做公路运输,有两辆运煤车,并不会天天喝酒。按理说,一个男人娶了妻,有了一个人的约束,会以更高的热情去投入到生活中,但龙里的养父在新婚几周后的一个酒醉中,终于受不了母亲的唠叨而揍了母亲,龙里冲上前时,被母亲一把推开。从那时开始,母亲经常挨揍,最终,在龙里初二时,选择了自杀。

从此,没有了母亲保护的龙里,独自承受起他养父的暴戾。

在受到养父醉酒后莫名其妙的责打后,他有时会从家里跑出来,在外面网吧找空位子待一晚上,第二天到学校去。在这段时间里,龙里与他的同桌苏苏的友情有了很大的发展。在初三一次被打后,悲哀无比的龙里曾经这样对苏苏说过一句话:“我完全不知道明天的生活怎样继续,但好像能见到你,就挺开心的。”刚刚安慰过龙里的苏苏当时垂头听着,沙宣头发遮住了脸,挡住了额头,完全不知道她怎样想。

高中时,龙里发现他和苏苏仍然是校友,兴奋地上前打招呼时,他觉得苏苏看起来也很高兴。于是,在龙里买了自行车后,因为苏苏回家的路与龙里的有一段重合,所以,苏苏一般都会让龙里载她一程。两个人把这都当成极其自然的事,然而,在其他人眼里,就变得不一样了。

经常说闲言碎语的人中,有一个叫张扬的男生,在看到龙里时,总会看似不经意地对身边的人说:“昨天我又看见咱班苏苏坐在一个男生的自行车上...”旁边的人说了什么,于是一堆人就笑起来。龙里恼怒,盯着张扬,张扬走过龙里,未曾看他一眼。

闲言碎语多了起来后,龙里总感觉苏苏在有意回避他,虽然在校园里见到时会打声招呼,但放学后总遇不到她,载她回家的那一段路,如今,他一个人走了。再往后,在校园里见到苏苏时,龙里都不知道该不该打招呼。这样的情况下,龙里的心情更加阴郁。

龙里把一切原因都归结于张扬。

在又一次整晚未睡后,龙里早早地从家往学校走去,未骑自行车。久违地,刻意或无意,龙里遇到了苏苏。打过招呼,又是问他话,他才再接话下去。龙里当时觉得好像又回到了初中同桌时的日子,回忆起过去,对苏苏笑说之前的事。

在这天稍晚时候,龙里杀了张扬。

 

实际上,龙里的养父在每次揍过龙里之后,总会满足龙里的要求,算是补偿吗?而现在,龙里被送进了少管所,龙里会怎样?龙里被送进少管所,天性善良的苏苏又会怎样?

然而,然而,当作者现在正爱着人,并且浑身都被爱包裹着,他有什么心绪可以写出被杀害人与杀害人的感受呢?他又怎么能继续把龙里和苏苏的故事继续说下去呢?所以,故事的走向,就此断了。

编辑 吴钰洁

热点图片more
  • 学社联新浪微博二维码

  • 团委腾讯微博二维码

  • 青年传媒中心新浪微博

  • 学生会新浪微博

关注more
  • 1+1青年评论网微信二维

  • 湖南师范大学团委微信平

  • 青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