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骆驼》——沙漠情鸳

发布时间: 2016-06-02 作者: 李蕊 分享到:一键分享

读过为数不多的三毛的书里,在最后的一两页都会专门空出来写上三毛的生平简略事迹,最后的最后,有着这样的一句话“三毛与1991年1月4日凌晨去世,享年48岁。”以前读到这句话,单单把它看作是课本中古诗下注释一栏里诗人名字后紧跟着的括号。如今再次读后,有了诸多想法。

5.24凌晨,杨绛先生去世,终归是到了另一方与另外两人相聚,组成了“我们仨”。然后自然而然地想起了这么一位潇洒不羁的女子,同样经历了至爱之人的离去,只是前者选择了孤独地活着直至老去,死去,后者却在一十二年后于一个小旅馆中用一双丝袜草草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以前始终不能理解她的做法——千千万万种选择,为何独独选择这么悲哀地死去?那段日子,读过《哭泣的骆驼》,多多少少对此有了些看法。

“做个单身女子,在我这方面,问心无愧,甚而可以说,活的够本,没有浪费青春。”前半生为追求自由四处漂泊的三毛在三十而立之年终于遇上可以让她下半生安定下来的大胡子,被这么一位奇女子选择的男子,终究是不平凡的。两个国籍,两种不同的生活背景,迥异的性格,可却偏偏成长为了相似的人,有着相同的信仰,相似的人生追求。更为重要的是,他们懂得彼此,一个人,一生得一知己,是多么地难能可贵啊!所以,一个嫁了,一个娶了,你和我,成为了“我们”。

在撒哈拉沙漠里时,大胡子说过他不是三毛的另一半,惹得三毛忿忿不平,恨得只打他。在荷西眼中,他与三毛是平等自由而独立的,所以他也“还手”了,两个成年人像孩子般打闹起来,他向三毛申明他是“一整片”,不是谁的另一半。而这些亦是三毛心中所想,荷西是知道她的想法的。两个人格独立的个体,即使是婚姻也不能让他们放弃自我的个性,偏偏结合成为一个家庭,偏偏又是那么地和谐幸福而又令人艳羡啊!比起现代大多数婚姻关系里的如胶似漆,这种婚姻中的关系更令人尊崇——相互依赖却不纠缠!

在游击战争尚未真正爆发前,他们还未离开西属撒哈拉时,两人拥有着一辆私家车——大吉普车,一次荷西下班后,拉着十几个孩子穿过沙漠,俨然把那辆三毛的宝贝当成了“游乐园”,旅程结束后,徒留一片疮痍,被三毛严厉地质问时,会扮无辜,装作听不到。可到了三毛后,却让一位牵着羊的老撒哈拉威人搭乘了车,顺便带上了那只羊,这程度与前者相比是过之而不及的,所以当三毛整理着车上的羊粪时,这次角色互换,自然不出意外地得到了荷西的调侃。不得不说,这两人很相似,不是吗?一样的善良,一样的口不对心,一样的热爱生活,一样的在这片贫瘠,日子如同白开水般平淡无味的沙漠中活出了属于他们的乐趣。彼此批评着不要随便载人,却又一次次地在半路捡起一个又一个的撒哈拉威人。

书中的他们,会有平常夫妻间的争吵,奈何两人都不是事主,从来只是些小吵小闹。他们的故事向来没有用太过华丽的辞藻来渲染,可从如叙家事般平常的文字里却读出了三毛的幸福,从荷西那里获得的幸福,两个趣味相投又相爱的人?如何做到不幸福?这个前半生自由而又孤独的灵魂啊!终究是寻得了它的归属啊!

为了争夺吉普的驾驶权,听到车响穿着睡衣就起来追赶偷偷开走车子的大胡子;拿着锅铲啪啪啪乱打帘子后乱唱着“我要——嫁一个——美——国——人啊!”的洗澡的荷西;和妻子分享自己所看的海底的仙境“只可惜你不能共享。”……这是一个多么美丽动人的世界,一切的悲哀,离我们是那么遥远而不着边际啊!

如今,从很多书中可以读到写字的人与其丈夫之间的甜蜜,与之对比,《哭泣的骆驼》实在是异类,也是极不合格的。毕竟全书只有四部分,可为大胡子留的篇幅怕是加起来连二分之一都不到吧,也没有两人之间的太多小粉红,可这又怎样呢?几乎在每个故事里大胡子都会以三毛丈夫的身份适时地出现充当下配角,这种一直有人作陪的感觉想必着实不赖,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原来在那时,他们就知道了!从遥远贫瘠的撒哈拉沙漠,到美丽富饶的加那利群岛,从残酷的游击战争的阴霾中逃离,再到享受如世外桃源的生活,人生的每一步,都有大胡子相伴,她后半生的喜、怒、哀、憎,他都有参与,如此便已足够。

可是,后来的后来,那个答应陪伴她走完后半生的男人却在中途失约了,突然的离去,于是,又剩下了她一个人孤独而又悲哀地活在这个繁杂的世界上,那一年,她36岁,那一年,他28岁。有时候,不说出口的爱反而更加深沉,失去了他那么多年,在看透了时间的真真假假,善善恶恶后,终究还是追随了他的脚步,一并远去。

这是读的第一本关于她和大胡子的书,却对他们的爱情有了一种清楚的认定,这对沙漠情鸳,他们的生死盟,竟如史诗般磅礴!

热点图片more
  • 学社联新浪微博二维码

  • 团委腾讯微博二维码

  • 青年传媒中心新浪微博

  • 学生会新浪微博

关注more
  • 1+1青年评论网微信二维

  • 湖南师范大学团委微信平

  • 青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