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魂

发布时间: 2016-07-28 作者: 张小林 分享到:一键分享

草原魂

—《狼图腾》读后感

当我翻开《狼图腾》这本书的封面时,我看到了草原狼深邃幽冷的神情和它们钢锥一样的目光。我全身的汗毛又像豪猪的豪刺一般竖了起来,几乎将衬衫撑离了皮肉。这样的描述似乎很夸张,但它确实让我有灵魂出窍的感觉。从其中我仿佛就能隐约地看到草原深处的秘密,和它那种与生俱来的腾腾杀气与强者的威力。

一直以来在民间都流传着“狼来了”的恐怖故事,与狼相关的“狼心狗肺”、“狼狈为奸”、“狼子野心”、“豺狼虎豹”等不好的词语也比比皆是。生活中狼一直扮演着一个凶恶狡诈的角色,似乎它们就是“坏”与“恶”的代名词。但是姜戎先生的《狼图腾》中,却令我看到了一只只不一样的狼。它们聪明但不狡猾,残忍但不冷漠,它们是一个个神奇让人惊叹的草原精灵,它们是神圣腾格里(蒙语:天)在草原活生生的灵魂。

故事的背景发生在20世纪60年代末,中国大陆内蒙古,这里的蒙古牧民还保留游牧民族的生态特点,他们自由而浪漫地在草原上放养着牛、羊,与成群的强悍的草原狼共同维护着草原的生态平衡。它们敬畏狼,把它们当作心灵的崇拜物和蒙古民族的原始图腾。他们坚定的认为,蒙古狼是神圣腾格里派来保卫草原的充满智慧的战士,是草原永远的守护者。书中详细描述了几个到中国内蒙古插队的知青陈阵,杨克等在辽阔遥远的额仑草原跟着睿智、和崇尚腾格里的老人比利格及当地的一些蒙古人,在几年的光阴中见证着蒙古人与草原狼的种种恩怨纠葛、爱恨情仇。亲身经历着广袤美丽的额仑草原的历史沉浮、沧海巨变。

主人公陈阵不仅对草原狼的生活习性、思维性格充满了好奇,更是对蒙古民族强大的腾格里信仰充满了迷惑。比如,狼第一次面对食物或者面对大批食物的时候,会举行跑圈,类似现代宗教的感恩仪式或者祭祀;狼拥有超人的智慧、耐力,他们懂得如何排兵布阵,并不输于《孙子兵法》中的种种战术等。当今社会的我们似乎丢失了那份耐心而变得浮躁,是时候我们需要唤醒自身的的精神世界。否则,对将来的生活向往,仅变成了唯利是图,终煎熬于浅薄之中。至于蒙族人民,他们不仅将狼作为自己民族的图腾崇拜的对象,而且,死后又将自己的尸体放到狼出没的地方,实施“天葬”,希望狼来吞食他们的血肉。蒙古牧民相信狼会将他们的灵魂带上“腾格里”。狼是蒙古人敬畏的敌人,也是他们相伴一生、甚至是来生的朋友。这一切就像团团迷雾常常盘旋在他脑海,也牵引着他不断探索这百年来的历史之谜。似乎我们也应该认真反思,生命的真谛到底是什么?对于任何生命我们都应报以崇敬并有所信仰。

原本,草原的一切都是平衡的,狼与蒙古人共同维持着他们赖以生存的巨大生物圈。但是,人口的急速增长迫使人类不得不开始与狼争抢食物。为了报复人的贪婪和无尽的欲望,狼利用冬季风雪和夏季蚊灾的掩护,发动了两次大规模的偷袭马群的残酷而壮烈的战役。于是人又被激怒了。来自汉族干部不顾蒙古牧民的反对,开始了大规模的围猎狼群的战斗。蒙古族人无法阻挡来自于农耕文化和文革时期汉族领导人的错误政策对草原生态的破坏,一场狼与人的血雨腥风开始在广袤的草原肆掠,自此,草原不再平静。他们用现代武器杀狼,将仅存的狼驱赶到边境外,甚至采用草原最残酷的火烧方式屠杀狼,以致大群大群的狼惨死在他们侩子手下。进而,他们又大片的开垦草原土地,不按草原生态规律肆意的耕种劳作。几年以后,额仑草原的狼被全部、彻底的消灭光了,草原上鼠害横行,大片的草原沙化,团团浮尘遮挡了腾格里碧蓝的天空。来自于蒙古草原的沙尘暴甚至已经遮天避日地肆虐北京,浮尘甚至飘过大海,在日本和韩国的天空游荡……

当捧书阅读的我看到美丽的恶额仑草原变得如此满目疮痍时,心也很沉重,在大自然面前任何生物都是平等的,这个世界绝不可能为了让一种生物活下去,而让另一个生物失去生存的权利。人类应该与其他生物和平共处,我们没有权利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对它们赶尽杀绝,草原失去了它们就等于没了灵魂,更不能为了自己眼前的利益而破坏整个生态系统。那些遭受过人类残忍行径的其它生物,此刻内心定也充满了无法发泄的悲痛和绝望。或许,在某个干涸的沙漠我们还能听见它们在无助的呐喊:人类啊,醒醒吧!

在故事结尾,我仿佛看到了这样一幕:在草原西边回旋弥漫的沙尘中,比格利老人及蒙古其他牧民们面向东方的天空跪下了,他们老泪纵横,长跪不起,心中念念有词,似乎在向遥远神圣的腾格里祈祷,乞求它的宽恕。

 

张小林

 

热点图片more
  • 学社联新浪微博二维码

  • 团委腾讯微博二维码

  • 青年传媒中心新浪微博

  • 学生会新浪微博

关注more
  • 1+1青年评论网微信二维

  • 湖南师范大学团委微信平

  • 青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