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至死

发布时间: 2016-11-01 作者: 黄倩宜 分享到:一键分享

19世纪有两本书先后对未来世界做出了截然不同的预言:一本是乔治奥威尔的《1984》,一本是奥尔德斯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而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而尼尔波兹曼显然赞同的是赫胥黎的观点,他用《娱乐至死》整整一本书对此做出了论述。

我惊叹于赫胥黎的洞察力:在遥远的19世纪30年代预见到了近一个世纪乃至更远的现实。而波兹曼的真知灼见更是令我陷入沉思,他冷静地就各个方面进行了拆解与分析,尽管是1985年所著书籍,却完全适用于现在。他所揭示的所有具体的弊端正在网络的推动下愈加快速地普及,几乎所有的他想嘲讽的现实都能在我身上看到,而我,只是众多被“娱乐”淹没之人的代表。最可怕的是,除了眉头紧锁,放下书后,我并不想也难以找到改变的办法。

波兹曼在书中只把范围圈定在美国,但现在随着科技的进步,“娱乐至死”已推行到全球范围。他在书中主要陈述的观点是,随着传播媒介从印刷物向电视过渡,印刷业时代慢慢为娱乐业时代所取代,传统的需要背景支撑而逻辑严密的语句渐渐变得散乱即兴稍纵即逝。在这种背景下,宗教、教育、政治等等不再严肃,而同样成了“娱乐”的舞台。作者不断地强调,不是不能娱乐,但不应让娱乐成为这些严肃话语的根本,让娱乐的归于娱乐,严肃的留其清静。

最让我警醒的是,作者在提出所有看法之时,他把原因都归结于电视,虽然其时已有电脑出现,但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而如今,显然已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我所见而言,平常人家都能做到人手一台手机。有些小孩不再撒开脚丫往外跑,而是守着平板、手机、电脑;大学生离了WIFI就叫苦不迭,似乎什么事情都难以做成;出门旅行,不认路时打开地图,想吃饭时搜搜店铺点评,住个酒店也先网上预订……方便快捷、有趣有用,智能手机才兴起不久,人们似乎就再难想象没有它的日子该会如何,网络电脑也不过被创造出几十年,就已网住了几乎所有人。我真想知道尼尔波兹曼见到现今世界会作何评价与分析。

看《娱乐至死》,真的像在看自己是如何让琐屑资讯、杂乱信息将自己淹没直至致死,本是为了做作业才翻开它,却在看完后果断去买了本。大多时候,我也会思索自己是不是被太多智能用品给束缚住了,但跳脱开它的心又总被“娱乐”拽回,把此书时刻留在身边,长留一份静看浮华的心,做更清醒的自己。

编辑 吴钰洁

热点图片more
  • 学社联新浪微博二维码

  • 团委腾讯微博二维码

  • 青年传媒中心新浪微博

  • 学生会新浪微博

关注more
  • 1+1青年评论网微信二维

  • 湖南师范大学团委微信平

  • 青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