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的女孩,你好吗?

发布时间: 2016-05-12 作者: 柯红梅 分享到:一键分享

在我们的青春岁月里,是不是有过这样的一个女孩:扎着马尾,一身清爽地走进我们的领地,又匆匆离开,留下一抹深刻的背影?即使相距千里,但她的点点滴滴又会在某些时候清晰浮上心头,然后,不自觉的呢喃飘散在风里:“远方的女孩,你还好吗?”

2015年8月30日,火车站。虽是大清早,但空气仍燥热得紧,在小小的候车室里,挤满了人,十分聒噪。我一言不发,跟在她身边,看着她踏上火车。随着一声刺耳的鸣笛,她转过头朝我深深地看了一眼,就如三年前第一次见到她:高高的马尾,白色T恤,牛仔裤,白色帆布鞋,还有那一张带着些病态的苍白却又明显倔强的脸。火车缓缓启动,速度越来越快,最终消失在北上的铁轨,我转过身,永远不会让她知道我泪流满面。

泪与汗混杂着迷了眼,是又咸又涩的疼,就像我心中的不舍与不留痕迹的埋怨。胡乱抹了把脸,死死咬着唇,佯装着坚强,踏上南下的旅途。

这就是我和她最后一次的见面,没有一句话,也没有说再见,像是孩子般赌气,又像是顽固地相信我们之间不会分离。既然没有分离,又何须再见?

近些日子,总零零散散地回忆起过往,那段青涩而又微甜的岁月。她是一个留级生,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因为她那残破的身体,常年因为病痛而休课。在和她坐同桌之前,她留给我的印象就是:体弱、文艺、冷漠。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成为了同桌,我没料想到的是:这个本和我没什么关系的女孩,会在日后成为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人。

那是一个夏天,因为爸爸工作出了事故,进了医院,这样的变故给我猝不及防的一击。我上课走神,成绩下降,常常一个人到教学楼顶偷偷抹泪。我不愿让任何人知道我的家事,但她意外听到了我给爸爸打电话。她什么都没有做,只是跟着我到了顶楼,脱下了那块她从来不脱下的手表,我看到了两条狰狞的疤痕如蜈蚣一样爬在那纤细的手腕上。她给我平淡地诉说着她的那段不为人知的痛苦过去。她没有一句安慰我的话,只说了一句:我一直在。她走了,留下我一个人,我望着她的背影,那么孱弱冷漠,却又那么坚强温暖。

她是一个暖心的女孩,明明自己很嗜睡,但在那段时间里,会强迫自己早起给我做煎饺、米粉,给我带早饭。我也慢慢缓和了过来,就这样,夏天过去了,爸爸康复了,而我自己却将进入最难熬的冬季。冬天里的我们像是两个极端,她暖和得像一团火,而我天生怕冷,手上长满冻疮,被冻得紫红。她总是骂我不懂得照顾自己,然后紧紧握着我的手,“我需要冰凉,你需要暖和,我们正好互补,要不我委屈一点,和你凑一对吧,不然,这么不懂得照顾自己的女人会孤独终老的!”我也总是笑骂回去:“我性取向正常着呢,再说了,我可养不起你这只吃货。”但我也会在写给她的信中真诚地说:“如果将来我们没人要,就凑一起吧!”

她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吃货,总是能在包里随时随地掏出点零食,像一只仓鼠发生悉悉索索的觅食声。但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凉面。不论冬夏,我们常常买一盒凉面,在上课的时候,你一口,我一口,还要偷偷防着老师。凉面像是一种瘾,每次吃完都能挑动笑神经,我们使出吃奶的劲儿憋着不让老师发现,活像两个女神经,常常惹来邻桌的吐槽,但那又怎样,这是一种乐趣,没有理由的大笑,这也许是一种默契。

随着同桌的日日相处,我看懂了这个女孩。她是个矛盾的结合体,看似坚强乐观得要命,内心又极度缺乏安全感;喜欢看书,但更喜欢像个男孩一样打游戏;上一秒还和你开着玩笑,下一秒就可能陷入沉默拒绝打扰;总带着一种久病成医、看透生活的成熟感,有时又幼稚得像个孩子。我是大家眼中很正派的乖乖女,而她不算是一个好学生,是那种让老师家长既头疼又心疼的女孩。我不知道我们俩怎么神奇般地成为彼此最好的朋友,但就是这样,我们在迷迷糊糊之中步入了高三。

我们都感受到了高考的恐怖,便默契地一起努力学习。在课余,我们谈大学,谈梦想,谈离别,而她时常流露出一种淡淡的担忧。我知道她很看重感情,认定了你是朋友,那就不要分离,在这一点上,我们又是一样。

因此,我信誓旦旦地在纸上写下:我们考到同一所城市吧!她重重地给了我一个拥抱,然后一句话不说,埋头就做题。高考前一百天,我看出了她的努力与忧虑,我承诺每天给她一份美好。所以我每天在高高摞起的复习书中,写下一句又一句鼓励的话,讲述一段有一段的故事,画出一幅又一幅的图画,做出一个又一个的小手工,早晨总是第一个到教室,悄悄放在她的课桌里,等待着她发现时那一脸幸福的样子。

也许,人都是有预感的吧!不然为何要做出承诺,说出安慰的话,为没有发生的未来打预防针呢?我每天所送出的“小幸福”也许就预感到了日后的不会再陪伴吧!

再后来,高考成绩出榜,我上了重本线,她上了三本。所以说,女生的直觉真是强悍!填志愿时,我们默契地没有询问对方,将当初的誓言压在了心底。因为人都是自私的,对于自己的人生,我不愿将就。

最终的结果就是:我们一个踏上北上的火车,一个坐在南下的游船里,她带着我的那些“美好”,我带着关于她的满满的回忆。各自心怀远方,不说再见,或许我们都相信,将来我们会相遇在原点。

此后,我们各自忙碌着自己的生活,少有联系,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大学的迷茫之中,我常常会想起她,怀着一丝愧疚,留着一些担忧,浮着很多想念,道一句“晚安”,思念入眠。在梦里,有时我们回到了高中,在梦醒,心里总萦绕着一句:“远方的女孩,还好吗?”

(编辑 曹竹坪)

热点图片more
  • 学社联新浪微博二维码

  • 团委腾讯微博二维码

  • 青年传媒中心新浪微博

  • 学生会新浪微博

关注more
  • 1+1青年评论网微信二维

  • 湖南师范大学团委微信平

  • 青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