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的狡猾

发布时间: 2016-11-30 作者: 周宣萱 分享到:一键分享

每每见人评梅,我都嗤之以鼻。历来中国人评梅,仿佛就脱离不了“品格高洁”这四个字。似乎梅花耐得住那点苦寒,就能跃上“四君子”的宝座,被人们啧啧称赞,成为贤士的代表。

其实那只是人家的生存需要罢了。就好像淮南的橘,生在淮北就只能结出又小又苦的枳。但习惯了温暖的人类仿佛并不把生物的这种生活习性放在眼里,只是一个劲地抬头望天:啊呀,上天对梅如此地不公,竟让它出生在这寒冬腊月!但这雪中君子,不耐寂寞,守得清高,在严酷的环境下散发自身的芬芳!这,岂不是贵人雅士,超凡脱俗?

我想,不知道梅自身听见这众口一致的夸赞,不知会怎么想,是对人类的自释其衷而感到好笑,还是会羞惭地低下头呢?

在我看来,梅花绝不悲壮凄楚、幽怨凄切。她只不过是选择了自己的命运,在只属于她独有的道路上高歌前行。她身体里的所有细胞和遗传基因都注定了她一出世就是作为一个士兵,一个诗人,而绝不是一个怨妇,一个被关在苦寒斋、玉佛寺里的隐者。她身而只为自己搏斗。她脱俗,但却并不超凡。她叛逆,但也不见得勇敢。她只是特别真诚,遇到自己难以适应的温暖,她就会收回自己的花瓣,毫无虚伪之态,也并不接受这不属于自己可以接受的“东风”的恩惠。

梅花的清气、不屈不饶的品格,在我看来不过是那些文人雅士抒发自我、表现情怀的方式罢了。单将她作为一种花来看待,我赞扬的恰恰是她选择时机的巧妙与“狡猾”。梅花花蕊稀疏,香味较淡,寒酸的花瓣也与国人推崇的那种“富贵”的厚实大相径庭。这样的梅花,如果和其他小花一同盛开在春夏时机,她单薄的外表必被争奇斗艳的群芳所掩盖。但她却没有这么做,而是另辟蹊径,求异到底,在寒冬中守卫着自己的一方尊严,在荒芜花迹的白雪中展露自己的一寸清雅。过路的诗人、哲人被这冰雪中唯一一抹艳色所吸引,便驻足停留观赏。竟发现这本当不起眼的小花儿在素净的白雪与凛冽的冬风的衬映下,竟红出一种肃穆,一种庄严。再看她红妆素裹下纤弱的身,便激起了几番怜意,几分崇敬。可以说,是寒雪铸就了梅花,让她自这白玉炉中熔炼而出,塑造自己的一番韵味,凭借着非同一般的气质,用自己娇小的身材力压群芳。

她只不过是多看到一种可能性,她只不过是选择了一条他者不会去选择的道路。

我觉得,梅花若是听见那些对自己“品格”的赞赏,肯定是要嗤笑的。

她只不过多了一种精神,一种创新的精神。

但这些前仆后继的赞美啊,却如此地单调。花尚可走出不一般的道路,何况人?

余华曾经说过,只有怀着一颗空白之心,才可能获得想象的灵魂。作为阅读者也是,作为一个人也是。读文亦然,读花亦然。

我们总是太过跟着别人的想法走,却在不知不觉中禁锢了自己的思想。何不像梅花一样,放空自己,用空白的眼光看待自己?你是否有那种抛弃艳丽外表,去追求常人难以去选择的道路的胆识?

所以,梅花是狡猾的,她这种狡猾恰恰建立在她的聪慧之上。就像她的花瓣不止一瓣,我们每个人也不止一面。可她就是去朝别的方向探索,制造自己清高的假象来博得各路文人雅士的喜爱,而人类狭隘的自我主见也促成了她的野心。但从另一方面来看,梅花确实是受到过偏见,人们太过于将她禁锢在“高洁”这一种品质中,而忽视了她其他的精神。也许和你一样,被世人闪光点却不甘沮丧,但你可以放弃你狭隘的主见,去寻找更适合你的路。就像梅花她有自己的狡猾,但她并不仅仅是狡猾的梅花。

编辑壮峥

热点图片more
  • 学社联新浪微博二维码

  • 团委腾讯微博二维码

  • 青年传媒中心新浪微博

  • 学生会新浪微博

关注more
  • 1+1青年评论网微信二维

  • 湖南师范大学团委微信平

  • 青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