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唐诗,梦相逢

发布时间: 2017-03-30 作者: 唐静萱 分享到:一键分享

唐诗,梦相逢

只刹那芳华,从此红尘相逢,梦里唐妆。

此即诗心,熔铸在华夏儿女的血脉里绵绵的情意,摇曳古典的裙裾,追逐着遥远的音。

中国人的诗心没有死,只是未激活。蒙曼老师的隽语犹在耳畔,映照着我内心所有湿漉漉的情绪。是的,这是一种水一般的民族情感,一种根深蒂固的民族基因;荡漾的涟漪是那点滴诗情与画意,相拥如锁链是那灵魂对话的默契。唐诗、唐史,乍投在心头的波光片影间,如落英,捧出一抹光洁的水痕,那就是一颗诗心在欣喜颤动啊!

于是诗心召唤着人们聚集在了这个小屋里。“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人群却显得异常热情,让蒙曼老师不禁发出了惟楚有才,于斯为盛”的感慨。

对唐朝,她娓娓道来。那样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那样一个旷古繁华的盛世,在无数瑰宝珍奇亦难比拟的诗句中,更显传奇。李白醉歌,为我们打开了一扇得当年锦绣的时空之窗;白居易悲吟,金玉掷地是太真仙子梦觉后的梨花泪。他们一支妙笔,含情落墨,点起了不息的烛光投射着大唐或明或暗的剪影,纵然岁月模糊了这剪影的轮廓,依旧清晰的是那影影绰绰的情绪里永恒的美。

一首《清平调》,潋滟在心头湿漉漉的丽影,好一道迷人的盛世风光!然而李白不久便被“赐金还山”,大唐似乎也滑向了失落的深渊。“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唐朝人似乎陷入了心灵的迷失——他们惊叹于美的幻灭,繁华的转瞬即空撕破了现实的温情面孔,流离失所,余生颠簸,在文明的发展进程中,似乎越是艰难,越是烘托出一点点微小的美的收获之可贵。“美,千万不能失去,这就是最大的善。”穷尽一生去追寻那个虚幻的美,是多少文人骚客的诗意理想啊,甚至到今天,这个“美”字仍然是引人竞折腰。唐诗,就像是每个人心目中的春天,“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鼓荡春风,催开春花,像今天这样一场春天的及时雨,然后看花中锦官城。”蒙曼老师的结束语伴着窗外的下得愈发有力的雨,更显铿锵有力,这大概就是她与我们的诗心都在拳拳跳动在胸口,共同踏着那追寻唐诗之美的笃笃步伐吧!

文学之美,美在她自字里行间的风情与旖旎,美在她雅俗共赏的情感的奏鸣。生活需要文学的装点与滋润,一如心灵需要诗意的菱镜款款照来每个年岁的芳华。“诗只是一个触媒”,对唐诗美的追随需要我们对生活中每一个美好意象的悉心体察。

伴雨话唐诗,馈我梦相逢。愿这旷古的诗意,在生活的感知中开出一树心灵的繁花。

 

热点图片more
  • 学社联新浪微博二维码

  • 团委腾讯微博二维码

  • 青年传媒中心新浪微博

  • 学生会新浪微博

关注more
  • 1+1青年评论网微信二维

  • 湖南师范大学团委微信平

  • 青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