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7-05-21 作者:公管院评论组 分享到:一键分享0

  (认证评论员 欧阳星)今年5月7日,中间派马克龙当选法国新一任总统,成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最年轻的总统。有人说:这不仅是法国的胜利,更是欧盟的胜利、世界的胜利。的确,马克龙的胜选意义非凡,因为这很有可能标志着西方民粹主义的退潮。
  
  我们不禁要问何为民粹主义?其实它的概念极具争议性。但不可否认的是,民粹主义是民主政治的一个现象,它的其中一个体现就是平民政治跟精英政治的一个对抗。今天的西方资本主义,由于人们对精英政治厌烦情绪高涨,加上传统民主政治的困境,使得人们对改善生活怀有强烈希望,民粹主义的土壤因此孕育而生。
  
  在上述这个背景和原因中我们可以看到,最近一两年来,世界民粹主义兴起了。我们可以从世界政治的经验来看,特朗普入主白宫应当是民粹主义最大的现象,特朗普一上台就排斥穆斯林群体、修建美墨边界墙、废止奥巴马医改,而当时把票投给特朗普的多是中下层人士。法国亦然,传统政治势力再无法左右法国政坛,我们知道传统法国大选是中左翼和中右翼势力的对抗,而如今却变成了极右翼势力勒庞和中间派马克龙之间的对决。国民阵线的勒庞属于极右翼势力,她宣称自己是法国版特朗普,主张法国脱欧,在大选第一轮投票中马克龙与勒庞位居前两位,相差甚小。当然还有英国和意大利,英国在中下层人民的票数下决定脱欧,意大利的国民也拒绝了一场正义的改革公投。
  
  当人们还在猝不及防的时候,民粹主义似乎悄然早已占据西方欧美政治的重要位置。徒留下德国的默克尔还在苦苦坚守自由主义。
  
  赋予在这样的丰富的国际关系背景中,我们才能看清楚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的意义所在,因为它似乎如同一百多年前法国大革命一般,几乎成了世界政治的风向标。我觉得,马克龙的胜利,打败了民粹主义的勒庞,意味着民粹主义在欧洲的回潮。因为这份胜利,稳定了各国的预期,免除了大选结果的不确定性所带来的风险,暂时缓解了欧盟继英国脱欧之后几近解体的担忧,这对欧债危机和中东移民之后的风雨飘摇的欧盟有极大好处。既然是回潮,那就是说法国的胜利不是法国一国独奏,而是数国的合唱。马克龙胜选前后,特朗普在大国外交方面正在逐步回归传统,竞选时的宣言再难实现;荷兰的大选中,自由派吕特胜选,使荷兰的极右路线受挫;当人们对脱欧后的英国担忧之际,我们逐渐看到特蕾莎梅首相并未转向贸易保护主义。我认为这就是欧洲民粹主义的回潮,民粹主义在欧美政治中刚刚兴起之际就受挫了,欧盟内部的极右思潮暂时很难再出现新高度。
  
  马克龙胜选了,欧盟胜利了,世界民粹主义退潮了。但我认为事情的本质并未解决,因为马克龙无法忽视勒庞所代表的那34.5%的民意;即使特朗普的行动正在回归美国传统政治路径,但平民与精英间的矛盾同样没有解决;英国为了脱欧的公投决议还在与欧盟进行艰难的谈判。民粹主义退潮了,但并不意味着问题的解决,那这次问题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在民粹主义的起潮和回潮之间,我似乎看到了,正如悉尼大学阿黛尔韦伯教授所说的:“在我们这个漫长的世纪中,民主政治似乎被固化在一套固定的制度和程序上,而这个时代即将宣告结束。”而在今天西方国家民粹主义候选人们的巨大号召中,民主的矛盾性暴露无遗,这似乎是时代发出的一次隐蔽的强音,那就是:现行西方民主政治体制又到了重新调整的时候了。我想这就是这次民粹主义的起潮和回潮所应该带给我们的最大的思考。

 

责编 吴君妍

评论总数:0 [ 查看全部 ]网友评论
标题: 标题
评论:   评论 
验证码:  
  [Ctrl+Enter]
0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从法国大选观国际政治势力变化
热点推荐more
热点图片more
专题报道more
关注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