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7-09-10 作者:资环院评论组 分享到:一键分享0

  (评论员 王欢颖)近期热播大剧《楚乔传》可谓是风风火火的向观众们袭来,在这里我并不想过多吐槽个中抠图替身无演技等等为人诸多诟病的“斑斑劣迹”,引起我注意的是官方给这部热剧贴上的女权标签。导演与编剧在剧中表达的究竟是玛丽苏还是女权暂且不论,这个标签成为我开始思考并探讨中国式女权主义的起点。
  
  女权主义又称女性主义、妇女解放,是为反对男性对女性的性别歧视与压迫,倡导性阶层平等而发起的社会理论。女权意识最早崛起于欧美世界一些经济实力强大的发达国家,饱受欺压与歧视的女性同胞们不甘于其低下的社会地位与不公正对待,开启了女性解放运动的序幕。
  
  返观中国的女权运动,其起步的时间较晚,因中国长久处于半殖民半封建社会的落后闭塞的国情背景之下。一些杰出的先进女性尽管对于女权主义有所呼吁与倡导,但终究敌不过等级森严的“吃人”礼教在旧中国社会思想领域中的绝对统治地位。而近几十年来,随着中国的日益繁荣强盛,加上国家与社会在男女平等上所做的艰苦卓绝的努力,中国女性的社会地位得到了显著的提高,女权主义得到了国人尤其是广大女性的认可与赞许。然而,在如今中国社会的一些“女权癌”、“直女癌”身上,我看到了中国式女权主义的畸变,现实不得不令人堪忧。
  
  公平理智地看待如今社会上的风气与现象,不难发现如今的中国社会在平衡男女地位上存在着矫枉过正的嫌疑。旧时代,中国女性受封建礼教的约束与戕害;新时代,中国女性又在就业平等、农村重男轻女方面受到不公正对待。追溯着中国女性遭遇的种种不平等,在面对涉及男女性别平等的事件时,社会与舆论纷纷选择站在女性这一弱势群体方,给予着声势浩大的声援与支持,而不论盲目与否。这本是出于善意,出于对平等的坚守与诉求:女性是柔弱的,却不应该因为生理上的柔弱而成为社会优胜劣汰的弱者,成为社会地位链条的底层。
  
  可是,这种过分的偏袒与庇护却催生了“女权癌”患者。资料显示,在中国香港,政府病态的女权主义,过度盲目的维护女性,不公平对待男性,导致了“女权癌”的产生,具体表现为:将母亲贬低为生育机器,生孩子便意味着向男权主义低头,自愿接受男性的压迫;而不生孩子才是她们信仰的女权主义,才是真正的独立解放。为此,香港出生率逐年下滑,政府已经开始关闭小学。试问,这一观点是否又过于偏激,是否同一些自大的“直男癌”一样出语惊人?
  
  同时,在一些论述中国女权主义的文章中,我看到过这样刺眼的评价:中国式女权主义的本质是不劳而获!这样的言辞令身为中国女性一员的我深感不悦,却也有些道理可寻。在一些“直女癌”发布的言论中,她们将占有并使用男性的财富视为理所当然,一面鼓吹着经济独立与情感自信,一面又如寄生虫一般吸食着男性劳动而来的产品。她们在向男性无尽的索取,而在面临男性适度的回馈要求或求助时,却变得狰狞而愤怒,直呼男性将她们视作牛马之类专为男权者服务的存在。这难道不是一种不劳而获,不是一种生为女性的特权思想?她们呼吁着男女平等,呼吁男女之间公平的权利与义务,却在用行动间接表明:男性应当承担与付出,女性应当学会享受。无疑,“女权癌”在对自身的呼吁进行实力打脸,她们的言行破坏了男女平等的平衡,是在反向的对男性进行不公正的对待。
  
  对于这些心理扭曲的“女权癌”们,我的鄙夷与愤怒并不比对待“直男癌”们少。在我看来,今时今日的中国女性在面对女权主义时应当心有明镜。中国女权主义本为打破男女不平等、提高女性地位而生,并非标榜女性特权、向男性无限度索取的有力工具。身为中国女性中的一员,我更希望看到广大女性同胞们贴有这样的标签:高学历、高素质、行业精英、经济独立、坚强自信而不卑不亢。我们既可以在工作中占有一方天地,享受事业成功与精神自主的乐趣,又能在家庭中化作洗手作羹汤的温良妻子与母亲,与爱人相敬如宾、共同进退。
  
  

责编 黄国英

评论总数:0 [ 查看全部 ]网友评论
标题: 标题
评论:   评论 
验证码:  
  [Ctrl+Enter]
热点推荐more
热点图片more
专题报道more
关注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