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7-08-25 作者:商学院评论组 分享到:一键分享0

(评论员 李思阳)她在《红楼梦》里的首次登场,便是在梅花盛开的时节,风流袅娜,恍若黛玉,鲜艳妩媚,似乎宝钗。她的出场总共五回,却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未解之谜。秦可卿,是曹雪芹笔下最大的谜团,是金陵十二钗中最先香消玉殒一位妙人,最终是幻化作一缕梦,一句“树倒猢狲散”,道破了宁、荣两府的最终结局。
  
  曹雪芹对秦可卿的描写可谓是古怪之至,本只是养生堂的一名野婴,最后竟成为了三代单传的宁国府中的孙儿媳妇。出身卑微,家境贫寒,在这样一个众人都“生得一个富贵心,两只体面眼”的贾府,理应以为秦可卿必定是日日过着被人冷眼相待,自怨自艾的生活。但她却是贾母口中的:“极为妥当”、“乃重孙媳中第一得意之人”,是脂粉英雄王熙凤的密友,是在宝玉得知其去世之后口吐鲜血的人,更是让整个宁国府为其极尽奢华大办葬礼。这种种细节,委实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走近秦可卿的房间,推门而入,一股细细甜香袭人而来,壁上挂着唐伯虎的《海棠春睡图》,案上设着武则天镜室中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还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以及寿昌公主下卧的榻,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就算是在富甲一方的贾府,也委实难以让人相信真有这样的房间存在,曹雪芹用极富夸张的想象力向我们细细道来这间房子的种种陈设,禁不住让人误以为闯入仙境。能住在这样一个仙境一般地方的人,又怎么会简单?
  
  而秦可卿之死,无论是判词还是脂砚斋所注的删去天香楼一节的眉批,都可以推测秦可卿应该是死于自缢,可从书中看来却是病逝。《红楼梦》的其他种种情节均是有迹可循,水到渠成。可偏偏一触及关于秦可卿的一切,从身世到在宁国府的生存状况,再到最后的死亡,就变得极其不自然,让人不得不将注意力放在这样一个出场仅有八回的女子身上。
  
  有着这样神秘感的女子,自然是不平凡的。她活得仿佛像一位“女宝玉”,秦可卿让宝玉在自己的床上午睡,下人见了连忙阻挠,她却不以为意。虽只是个小官的女儿,却活得是那般恣意洒脱,受着众人的喜爱与称赞。秦可卿,情可倾,这一名字就揭示出她是整个红楼中“情”字的化身,判词里说她是“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她是宝玉的性启蒙者,是被焦大大骂”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的风流女人,戚序本第十三回中写道:“借可卿之死,又写出情之变态……何非幻,何非情。情即是幻,幻即是情,明眼者自见。”太虚幻境中的她,是警幻仙子的妹妹,是一位身份尊贵的仙子,与现实中贫寒的出身大相径庭。她的来与去仓促又令人惋惜,却是曹雪芹想冲破封建礼教束缚的渴望下那浓重一笔。她的生性风流而又行事温柔和平,这样一个矛盾的人,是那个封建社会矛盾的一个浓缩,她到底是亦真或亦幻?成了人们心中的一个谜。
  
  或许就是这样一个看似极不自然的符号,才能让人们在矛盾中悟出些许道理吧,秦可卿死时托梦于王熙凤,叹道:“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又将贾府没落后的应对之策悉数告诉王熙凤,好一个冰雪聪慧,看破红尘的女子。曹雪芹借秦可卿之口,向我们揭示了贾府的最终结局----“盛筵必散”,这是秦可卿的遗言,也是曹雪芹在经历坎坷一生后,伏案写下的泣血之句。
  
  秦可卿,一位佳人,她是红楼梦中的惊人一笔,虽是刹那芳华,却成为《红楼梦》中最绚丽的一抹色彩。我仿佛看见她于那烂漫的梅花盛开处,一袭白衣,一个回眸,轻启朱唇,笑而不语,接着又是一个潇洒地转身,消失在万树梅花之中。秦可卿走了,可红楼的梦还未结束,我翻页,期待与红楼梦中的下一人相会。

 

 

责编 黄国英

评论总数:0 [ 查看全部 ]网友评论
标题: 标题
评论:   评论 
验证码:  
  [Ctrl+Enter]
热点推荐more
热点图片more
专题报道more
关注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