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7-08-31 作者:文学院评论组 分享到:一键分享0

  (评论员 黄雅杰)上一次见到青蛙是什么时候已经记不清了,现在的菜市场里充斥的基本是癞蛤蟆。莫言笔下那种青色的、光滑的、善跳跃的蛙让我苦思冥想,也记不起来它的具体形态——因为我总觉得以前见过。在老家的农田里,我难道没有偶遇过一两只乱窜的青蛙吗?在青蛙没有成为一道如此美味之前,我难道没有在池塘边见过它?
  
  书之所以命名为《蛙》在最后的剧本中提到了:暂名青蛙的“蛙”,当然也可以改成娃娃的“娃”,当然还可以改成女娲的“娲”。总之是与“造人”、盼望多子脱不了关系。在作者看来,蛙是高密东北乡的图腾,泥塑、年画、农田、养殖场,都是蛙的天下。蛙寓意多子,是生命的象征,但是书又与计划生育紧紧相关。生命的崇拜与诞生,现实的残酷与扼杀,牢牢交缠。主角是一位妇产科医生,接生了九千多婴儿又毁掉了近三千婴儿的“姑姑”。那一双神奇的带来生的希望的手广为高密东北乡赞叹,那一双无情的断送生命的手甚至给她生命带去威胁。这就是莫言的《蛙》,围绕生命的诞生而探讨,将生命推向制高点。
  
  姑姑因为她精湛的技术被传颂为“活菩萨”,“我”就是姑姑接生下来的第二个孩子。姑姑全身心投入事业,以其刚正的性格拒绝了很多人。七八十年代的中国农村,农民素质低下。对于两千多年传承“多子多福”理想的中国人而言,对于向来重男轻女的中国人而言,计划生育像是投在深水井里的重磅炸弹,不能理解。姑姑作为高密东北乡计划生育的执行者,被人拿棍子打过头,拿剪刀扎过腿,拿青蛙吓破胆,晚年还陷入无止境的自责中。作者就是塑造了如此一个有血有肉的形象,身上标记着时代最鲜明的印记,背负着沉重的责任,勤勤恳恳一生却没有一个安稳的日子。接生了那么多孩子可唯独没有自己的,还把因为责任打掉的孩子全背负在自己身上。内疚与不安不停的折磨她,甚至看见那些孩子化为青蛙来找她,没有温度,全是阴冷。
  
  这就是莫言对于生命的敬重与崇拜。他矛盾而迷茫,所以将生与死的任务全都安插在一个人身上,当他发现生命是如此值得敬畏时,笔下的人物由于“罪孽”而疯了。或许在大多数人看来,姑姑所做的贡献远大于她迫不得已扼杀的生命,要知道,她接生了多少代人。可她就是由于内心对于生命的敬重才会一直噩梦,才会觉得双手全是鲜血。然而这样的人,在现在都很少见了。多少孩子做过书中的万足一样的事,将昆虫钉住看它挣扎,目睹生命流逝也毫不动容。这样的孩子长大了,对于一个肚子里未成形的生命又会有多少敬重呢?看完全书,只觉得作者在一字一字的嘲讽着我们,嘲讽我们对于生命的自私。当代中国有多少人去堕胎?有多少人在堕胎后觉得自己扼杀了一条生命?又有多少人会去忏悔呢?
  
  从一个细胞发育成一个人,看似高大最后仍会化为尘埃,生命之轻让人难以承受。但当你懂得敬重生命时,路转“蛙塘”将现。

 

责编 黄国英  
  

评论总数:0 [ 查看全部 ]网友评论
标题: 标题
评论:   评论 
验证码:  
  [Ctrl+Enter]
0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箓竹山房
热点推荐more
热点图片more
专题报道more
关注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