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7-06-25 作者:公管院评论组 分享到:一键分享0

  (认证评论员 欧阳星)亨廷顿的《第三波:20世纪后期的民主化浪潮》可谓是一本经典的政治学著作,其实早些时候就已听闻此书,其中几个编委叶自成、金灿荣、贾庆国就一直是自己非常喜欢的老师。之所以喜欢这本书,是因为作者通过敏锐的观察和详尽的描述,揭示了一个时间段内发生的民主化过程及其原因和表现,在这段时间内,有个三十来个国家由非民主政治体制过渡到民主政治体制。读来实在让人深刻感受到,接连不断的民主化浪潮在冲刷着独裁统治的堤岸。
  
  根据亨廷顿的观点,第一波民主化根植于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第二波民主化开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而他重点探究的是20世纪后期重要的民主化浪潮:在这第三波中大约有三十个国家从非民主政治体制向民主政治体制发生重大转型。
  
  书中最精彩的一个部分,就是亨廷顿对浪潮为什么会发生的解释。他提出了几个假说:正在衰落的合法性和政绩困境,经济发展与经济危机,宗教变革,外部力量的新政策以及示范效应。其中我对“外部力量的新政策”印象尤为深刻,第三波中的外部力量主要是欧洲共同体、美国和苏联,他们加快了经济和社会对民主化的影响。首先是欧共体,要想加入欧共体的国家必须是民主国家,所以加入欧共体的条件和欧共体所能提供的民主稳定保障,就为南欧和东欧国家的民主化注入了新动力。美国则致力于改善其他多家人权和民主状况,通过卡特—里根政府所做的努力,华盛顿因此而推动了拉美和东亚的民主化。至于苏联,戈尔巴乔夫戏剧性的新思维,使得苏联政府不但不会采取行动来维持既有的共产主义体制,反而还对其他国家的经济自由化和政治改革予以支持。因此广大东欧国家的民主化都由苏联自行解除了障碍。
  
  但是我对这项解释持质疑态度。因为上述关于国际环境与外国行动者对别国所采取的行为,虽然一定程度上有助于民主化,但多遭非议。实际上,一些国家以“干涉内政”为由而批评美国的行为,而亨廷顿竟然说那些想要维持独裁统治的国家的抱怨本身就是衡量美国对民主化影响的一个标准;亨廷顿认为美国政府积极推动共产主义国家和非共产主义独裁国家的民主变革,但是大多社会主义国家却把此看做“和平演变”或者“颜色革命”而积极抵制。美国的行为到底在多大程度上是致力于这种纯粹的“道德主义”?在我所了解的利比亚卡扎菲政权的倒台中,美、法两国的直接军事干预积极推动威权政权的崩溃。但是,卡扎菲威权政权虽然倒塌,但山河破碎、经济危机、恐怖主义等,导致人民所遭受的痛苦是之前的数百倍。西方致力于推翻利比亚的威权政权,但对利比亚战后民主政权的巩固丝毫不感兴趣。正如利比亚一官员所说:美国对苏尔特市的攻击,打开了通往欧洲的难民之门和恐怖主义之门;美国在利比亚战时所承诺的援助,在战后过渡政府时期丝毫没有兑现。
  
  此外,我还有第二个质疑点。那就是,亨廷顿对东方的儒家基本上是批判的,认为儒家要么是非民主要么是反民主的。但是自从赵汀阳教授提出“天下体系”后,国际政治学中的英国学派和构建中的“中国学派”的建构主义者都很注重对天下体系的研究。一些学者企图以儒家所倡导的“天下主义”来阐释中国崛起的国际政治哲学。因为天下体系以整个世界为思考单位,国家只是“家——国——天下”的中间层次;超越了西方国际关系理论中的民族国家束缚,从世界的角度来思考问题。天下体系无所不包,体现了开放性与平等性,一定层度上可以弥补西方国关理论的不足。正如一些学者所言:温特提出了三种文化——霍布斯文化、洛克文化、康德文化;而天下体系的文化更超越他们之上,成为“第四种文化”,应为天下体系中,没有另类,没有异教徒。
  
  尽管我对亨廷顿的观点持有不同看法,但从亨廷顿的大块人心的书中,我感受到了第三波民主化这股浪潮的历史的惯性趋势。而至于民主化和第四波是否会是人类历史的惯性和趋势,这是历史要去检验的。但人们常常难以预言纷繁复杂的历史,一旦新的因素催生,历史的惯性将被打破,趋势将会出现新的方向。

 

 

责编 毕云天


  
  

评论总数:0 [ 查看全部 ]网友评论
标题: 标题
评论:   评论 
验证码:  
  [Ctrl+Enter]
热点推荐more
热点图片more
专题报道more
关注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