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7-06-27 作者:历文院评论组 分享到:一键分享0

  (评论员 谭京)六月既是伤感离别的季节,也是决定千万学子命运的季节。一年一度高中毕业生查阅高考分数的时刻到了,就在半个月前,他们刚从“高考战场”卸甲归来,如今又不得不面对命运的审判,有人欢喜有人愁。高考制度,或者高考分数,不知从何时起成为了衡量学生价值、决定学生命运的唯一标准。我们不禁想问,这种教育制度真的是现代社会推行义务教育的初衷吗?《死亡诗社》给了我一个完美的答案,这是一部典型的批判传统教育制度的电影。整个片子剧情不拖沓,主人公角色鲜明,氛围诗情浪漫,以独特的视角向传统高校的框条桎梏发起质疑与挑战,引发深思。
  
  影片在教学方式上的批判深刻彻底。该片背景设定在传统守旧的威尔顿预科学院,遵守着自己一套死气沉沉的运作模式。而新来的基廷老师打破一切思想桎梏,让学生释放自己的天性,寻找生活的意义。如片中最经典的一幕——“撕掉书本”,是为了不让学生的思维局限于书本,而是要他们探讨内心的真实理解。反观我们的教育制度,一切依据教材内容与教师讲授,以标准答案为中心。学生的发散思维得到限制,突发奇想的点子被视为异类,这就是中国教育的现状。这种机制下培养出来的学生大多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社会实践经验不足,创新意识薄弱。
  
  影片除了针对传统迂腐的刻板教学方式,还在教学内容上引起争论。基廷老师引导学生发现古典文学的魅力,学生重组“死亡诗社”社团,白天与老师探讨诗歌的内涵,夜晚彼此分享诗歌的韵味。这一举措同样对我们的教育方式有借鉴作用。中国自古以来重文轻工,但步入现代社会以来,文学类科目的地位大不如从前,最明显的就是文理分科,偏重理科。人们对现实利益、物质文化的追求远远超过于所接受的精神文化的熏陶。对此,《死亡诗社》给出见解:“医药,法律,商业,工程,这些都是高贵的理想,并且是维生的必需条件。但是诗,美,浪漫,爱,这些才是我们生存的原因”。
  
  《死亡诗社》的另一个名字叫做“春风化雨”。若按照说文解字法去诠释,“春风化雨”无疑是对老师“三尺讲台育桃李,一枝粉笔生春风”品质的最高评价。若根据影片的情节走向来剖析,基廷老师最终被学校撤职,但他的教育宛如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在每一个学生的生根发芽,茁壮长成理想的大树。这是教育者对学生教育重要性的最好诠释。蔡元培提出“兼容并包”的教育理念后,北大才有了五四运动、新文化运动时期的文化鼎盛局面。一个好的教育者不仅是一位伯乐,能发现千里马;他还是一位船长,引导千里马奔跑更远。
  
  《死亡诗社》注定是部教育意义非凡的影片。一句:“OCaptain!MyCaptain!”(啊!船长,我的船长!)暗示着传统教育制度下的学子已经觉醒。但中国的教育制度最终该何去何从,仍是摆在每一位教育者面前的挑战。不管我们是继承传统教育制度的精华,还是吸收外国教育的优点,教育的中心始终是人,是学生。教育培养的学生不应该是单纯做题的计算机器,而应该是能适应社会变化的人才。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总归来说,教育改革任重道远,亟待我们循序渐进,身体力行。

 

 

责编 赵琳


  
  

评论总数:0 [ 查看全部 ]网友评论
标题: 标题
评论:   评论 
验证码:  
  [Ctrl+Enter]
0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Let her go
热点推荐more
热点图片more
专题报道more
关注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