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7-08-13 作者:公管院评论组 分享到:一键分享0

  (评论员 杨转转)“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旧时的南京,国民党的根据地,全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在那里,张学良将军功成名就,成为国民革命军陆海空军副司令,万人敬仰,达到人生的巅峰,也是在那里,一朝被囚,从此五十几年的幽禁岁月开启。
  
  风雨如晦的江南,即使在冬日却早已春意盈盈,但在不同人的眼中却是不同的风景,经战沙场的将军,突然闲云野鹤,怡情山水是怎样一种心情。历史的风云早已经离我们远去,华清池的枪声为中国换了一个光明的未来,时间早已远去,可是西安事变以及张学良将军留给我们的震撼永远都不会随着时间变幻和历史风云的起落而消逝,反而在时间的积淀之下显得更有厚重感。
  
  也许我们对于西安事变的了解仅仅还停留在中学历史教科书上,寥寥数语,我们一知半解。1936年的西安,风云变幻,同样也是风雨飘摇,烦丝愁绪似乎在这个冬天格外明显,就在二十几天前,他还是叱咤风云的少帅,是整个东北军的灵魂和领导者,一声令下,千军万马前呼后拥。虽然自九一八之后奉行蒋委员长的不抵抗政策一路撤退至关外,但是白山黑水却始终是千千万万东北子弟兵心底最深的惦念。从此故土难回,日寇占据我河山,血食我同胞,作为铁血男儿,却只能眼看着家乡沦陷,整个中国苦陷于内战,从苦谏到哭谏再到兵谏,不得不说,张学良将军已拼尽全力,他说:“凡有利于国者,吾辈尚有何惜乎?”一句话,道出了心中始终不灭的志愿。
  
  当西安事变结束,经过张学良,杨虎城二位将军的努力,从此内战停止,抗日实现,建立了两党合作的必要前提,同时也为中国现代史留下了悠长的回音,这是我们每一个人都知道的近乎常识的东西,可是我们并不知道后来这两位主事的将军究竟会有怎样的结局?单纯想要获得蒋委员长的许诺联共抗日之后为了蒋的面子坚持护送他回南京,可是,这一去又怎么回得来,一切的一切在政治面前苍白而又无力,从南京一直辗转至台湾,自由无可期,五十几年,焦灼的等待,寂寞而又淡泊的生活,几乎与外界没有任何联系的隔离,他说:“少年鬓发渐渐老,惟有春风今又还”,孤独与岁月的风尘可见一斑。
  
  一个驰骋沙场的将军,在国家、民族内外交困之际却只能隐居于无人迹的山水之间,只能变成一个文人墨客潜心向学,从一个风发意气的少年人生暮年的传经布道,这需要多少的沉潜与转变!
  
  历史在风云变幻,时间会给我们一段明朗而又清晰的过去,时代更迭,斯人已逝,岁月改变的是容颜,是蹒跚的脚步,而不变的却是军人的气魄和爱国情怀,无论历史如何风起云涌,总会有风平浪静的那一天,当我们透过历史看那些已经作古的古人们上演的故事,有的是一种恍然大悟的明彻与感慨,人生在世,岁月足可慰风尘就好,历史不会变,至于功与过,自有人评说。

 

 

 

责编 罗婷

评论总数:0 [ 查看全部 ]网友评论
标题: 标题
评论:   评论 
验证码:  
  [Ctrl+Enter]
0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工匠精神—一辈子做好一件事
热点推荐more
热点图片more
专题报道more
关注more